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187章 送花布

第187章 送花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给我回来,你个小王八犊子,你往哪走?”
  
      崔氏眼疾手快,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抓住了张二勇,说啥也不让他走。
  
      她哪能让他出去啊?他不在跟前儿,她还作给谁看?今儿她就是要作的他给她服软,要不往后他真的上人家给人家当女婿去,她这个儿子不白养活了吗?
  
      再说,眼瞅着老头子都变脸了,万一他一会儿翻脸要打她,这个小犊子走了,就没人拉着了,她还不擎等着得挨揍啊。
  
      张二勇都走出门了,又被他老娘揪了回来,他力气大,也不敢甩她,怕把她伤到了,只好干杵在那,黑着脸也不说话。
  
      崔氏揪着儿子,又哭嚎起来,“儿呀,你好糊涂啊,你当老沈家那小骚屄是真看上你了啊?她那是看上你挣的那老些钱呀了,你要是没钱,没给她买那些好东西,你看她瞅不瞅你一眼……”
  
      “娘,人家若兰不差钱儿,人家比我有钱,比我有钱多了!”张二勇大声喊了起来,几乎是吼的。
  
      “呸!她个小骚丫头蛋子有啥钱?你就听她忽悠你吧,儿呀,你咋这么傻呢,人家说啥你信啥,我跟你说,老沈家上上下下没一个好玩意儿,都是……艾玛,你哪来的银子啊?”
  
      崔氏正骂得起劲儿呢,冷不丁看见张二勇拿出一锭细丝足纹,光秃秃的大银子,顿时把啥都忘了,伸手就去抢那锭银子去。
  
      “拿来,你给我!”
  
      张二勇把手一抬,躲过了她老娘的袭击,“娘,这银子不是咱们家的,是若兰的,她托我上吉州时帮她捎点儿东西,娘,若兰有钱,比咱们家有钱多了,不信你问问我爹,她今天还花了三十两银子卖了四个丫头呢!”
  
      “啊?她买人了?真的假的啊?你没骗我?”
  
      崔氏张着嘴,把目光投向了躺在炕里歇脚的老头子身上。
  
      张兴旺一看到他老婆子那副贪婪愚蠢的死样子,就厌恶的把脸转到了一旁,没好气道:“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儿子摊上你这么个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崔氏被老头子骂惯了,早就习以为常,也不以为意了,急切道:“老头子,你快点儿跟我说说,老二说的是真的吗?那小丫头真那么有钱吗?老二是不是糊弄我呢?”
  
      张兴旺哼道:“你说呢?咱家二勇啥时候撒过谎?”
  
      张二勇是个实诚人,从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该咋回事儿就是咋回事儿,绝不撒谎,小时候淘气,轻轻撒个小谎就能躲过惩罚,可他情愿挨打也不撒谎,从不撒谎,绝不撒谎。
  
      被老头子这么一提醒,崔氏倒是有些相信了,二勇确实不是撒谎的人,看来那小丫头确实是有钱。
  
      只是,她还有些疑问,“她一个小丫头蛋子,又没啥依靠的,哪来的那老些钱啊?”
  
      张二勇说:“若兰会做菜,常上城里的酒楼卖菜谱去,今儿我们拿回那盆儿水晶冻就是她研究出来的,我沈二叔天天进城去卖水晶冻,买卖好的不得了,比咱们家卖五香花生米赚钱多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二勇的语气有些自豪,颇有一种有荣与焉的感觉,说这么多,一半是为了让他老娘相信,另一半,也是为了让她答应他们的亲事!
  
      果然,他说完后,他娘完全相信了,她瞪着眼睛大惊小怪的说:“艾玛,既然那么好,你们爷俩咋不把这这水晶冻的做法学来呢?要是学来的话,咱们家不就赚的更多了吗?”
  
      “娘,法子是兰丫想出来的,沈二叔家还指着这法子赚钱呢,咱们咋能厚着脸皮要学呢?”张二勇都被他老娘的想法给雷到了,越来越觉得以后分家过日子是正确的,就他娘这性子,要是若兰嫁到他们家,老娘肯定不能轻折腾她。
  
      “屁,她都是咱们家的人了,她的法子咱家差啥不能学?”
  
      这下子,崔氏倒是痛痛快快的承认沈若兰了。
  
      张兴旺看老婆子锵锵个没完,还净说些不知磕碜的话,再也躺不住了,忽的坐起身,喝道,“你还能不能要点脸了?人家儿媳妇还没过门呢,你就开始算计人家了,就你这样的,将来儿媳妇能得意你吗?”
  
      崔氏不以为意的撇撇嘴,把腰一叉,底气十足的说,“她敢不得意我?要是她敢跟我呲啦一声,我让我儿子揍死她!”
  
      “揍死人家?我特么现在就想揍死你!”张兴旺立瞪起眼睛,抬腿就要下地。
  
      崔氏一见情况不妙,赶紧蹭蹭的往外走,边走边喊,“老大媳妇儿,你死哪儿去啦?赶紧过来包饺子呀。”
  
      “虎子拉屎呢,等给他擦完屎我就过去了。”西间,传来了张大勇媳妇没好气的声音。
  
      “哼,哪来那么多屎?一到干活的时候就躲,你就懒吧……”
  
      崔氏絮絮叨叨的骂着,其实,她也不是非要儿媳妇出来干活,就是故意这么吵吵的,死老头子不是要揍她吗,她就把儿媳妇喊过来,看这死老头子还好不好意思跟她动手了?
  
      把老婆子吓跑后,张兴旺又躺了下来,继续歇着,他也不是真心要揍她,大十五的,谁家不想消停过了节呢?就是他刚刚走了五六里的路,身子有些乏,只想躺下好好歇一会儿,偏偏这死老婆子在耳边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还尽说恨人话,他也是没招了,才作势要揍她,把她吓唬住的!
  
      彼时,张金凤和张大勇都在屋里呢,崔氏走后,张金凤卡巴卡巴眼睛,问张二勇说:“二哥,你真跟那个沈兰丫订婚啦?”
  
      “这不关你的事。”
  
      张二勇板着脸低下头,把那锭银子揣了起来,还捏了捏,确保银子和图纸都完好后,才放下心来。
  
      “嗯,是不管我的事儿。”
  
      张金凤也承认自己管的多了,不过就是没记性,下一秒就接着问,“那个沈兰丫叫你帮她捎啥呀?给你那老些钱?”
  
      “那是你嫂子,别一口一个沈兰丫沈兰丫的!”张二勇严厉的纠正了一句。
  
      张金凤撇撇嘴,表示不屑,不过,倒也没跟他较真儿,继续说,“二哥,要是那些钱花不了的话,你给我买盒胭脂呗,你看我这脸黑的,跟黑狗屎似的,小翠她们都说其实我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太黑,把俊模样给遮住了,你就给我买一盒让我擦擦呗!”
  
      张二勇抬头,看了妹子一眼,发现她的形容得确实挺恰当的,不过没有答应她。
  
      “那钱是你嫂子的,你就别惦记了。”
  
      “那你给我点儿钱,我自己去镇上买也成。”张金凤说的理所当然。
  
      张二勇凉凉的说,“你想要啥让娘给你买,咱们家挣的钱都搁她那儿了。”
  
      张金凤撇撇嘴,怨恨的说,“娘才不会给我买呢,她那个性子你还不知道吗?钱到了她手儿,除了三勇,谁还能抠出一文啊?”
  
      “你个死丫头,一天天的就寻思花钱,你能跟你弟弟比吗?你弟弟将来是要考状元,能光宗耀祖的,你将来能干啥?”躲在厨房的崔氏耳朵尖着呢,一听闺女排暄她,立刻尖的嗓子骂起来。
  
      张金凤委屈的瘪了瘪嘴,委屈的不行,“还说我不能干啥,这一天天的家里外头的我的活少干了吗?就光知道让我干活儿,买盒胭脂都不行,我是不是你们捡来的呀……”
  
      张兴旺看着闺女委屈,想想明天就要走了,得好几个月才能回来呢,就安慰了一句,“你在家好好跟你娘干活儿,看好家,等爹回来给你买一盒。”
  
      “买啥买?有那钱还不如给三勇买点儿书呢。”
  
      厨房里的崔氏耳尖的听到了老头子跟小闺女说的话,赶紧抢过话茬,她虽然也心疼小闺女,但是家里的钱是留着还饥荒,留着供小儿子念书的,现在小闺女要买胭脂,不就等于耽误家里还饥荒,耽误小儿子考状元吗?
  
      张金凤气愤的朝厨房喊了一声:“你就是偏心,我咋这么倒霉,摊上你这么个偏心的娘。”
  
      “我咋偏心了,不让你买胭脂还不是为了你好?你以为长得黑涂上层胭脂就俊啦?告诉你吧,越涂越难看,就跟那秋天的驴粪蛋子上霜似的,倒让人笑话,还不如就这么大大方方的黑着呢……”
  
      “我还没擦呢,你咋就知道我擦了像驴粪蛋子上霜呢,你就说你舍不得钱得了,扯那哩根楞有啥用?”
  
      娘俩一个在厨房,一个在堂屋的锵锵起来,谁都不肯善罢甘休,眼瞅着一时半会儿也锵锵不出个头绪,张二勇也懒得听她们的了,就回了自己屋儿。
  
      打点水,洗把脸,把自己简单的拾掇了一下。
  
      沈二叔说今儿晚要到镇上去看花灯,待会儿他吃完饭也去,这样在出发前还能再见她一次,说上几句话,要是幸运的话,没准还能有一段独处的时光呢!
  
      就这,绝对值得他走到镇上去……
  
      **
  
      靠山屯,老沈家
  
      沈德俭带着沈若兰,招娣,领娣和带娣,忙碌了一下午,做了十来盆冻子,足够明天卖的了。
  
      沈若兰看看天不早了,就提议大家这就出发,等到了镇上再吃东西。
  
      瘦丫头上的伤被包扎好了,又吃了一顿热乎乎的饱饭,还睡了一下午,起来后整个人都精神了,听说要去镇上看花灯,便二话不说的下了地。
  
      沈若兰怕她伤口受风,特意找出自己之前做的那顶棉帽子给她带上,这才领着她们,高高兴兴的出了门。
  
      姐妹几个从来没去看过花灯,领娣和带娣俩甚至都没去过镇上,今儿能去坐着驴车到镇上看花灯,吃好吃的,各个兴奋得闭不上嘴巴,一路上叽叽喳喳,有说有笑的,像把从前的苦难和忧伤都给忘了似的。
  
      沈德俭坐在车辕上,看着几个兴高采烈的女孩子,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忧伤。
  
      要是她还在的话,他们现在也能有这么多孩子了吧,要是一家人这样去镇上,该多幸福啊……
  
      哎!
  
      **
  
      镇上
  
      今天是元宵佳节,很多乡下的百姓都赶过来看花灯了,街上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人,街道两旁的铺子为了招揽生意,都张灯结彩,连摆在路边的小摊儿上都挂两个红灯笼应景,小摊一个挨一个,铺子一家挨一家,整个街道被千万盏灯笼照的白昼一般,格外热闹!
  
      瘦丫几个头一次见到这么热闹的场面,眼睛都不够使了,对着每个小摊儿都要瞧上一会儿,什么锅碗瓢盆儿、油盐酱醋,针头线脑,连卖包子的都不放过,站在人家的摊位前,看着摞着七八个蒸笼的包子馒头也好奇,好心的老板见她们几个衣衫褴褛,瘦的可怜,以为她们是叫花子呢,还好心的要送给她们几个包子,让她们几个都不好意思了。
  
      “肉夹馍,又香又软的肉夹馍咧!走过路过都来尝尝啊!我们是西川的老字号,今儿特别来镇上卖的,大家没吃过的也都不用跑远路,在家口就能吃到嘞!”
  
      路边有很多卖各种小食的摊子,一个接着一个,每一个旁边的座位上都有人,还有不少人拿着买来的小吃,一路走一路吃,沈若兰几个人眼睛四处的观看,兴奋的很。
  
      肉夹馍!
  
      听到这几个字,沈若兰心中一动,上辈子有一回上北京出差,就住在潘家园儿附近的长安大饭店里,旁边有一家陕西肉夹馍,好吃的不得了,她吃过后一直念念不忘,不知道这边的肉夹馍是啥滋味儿的,赶不赶那家的好吃。
  
      “这位老爷,来几个肉夹馍吧,我们就来一天,下次你们想吃就得到西川去了,不如买几个给孩子尝尝吧!”
  
      站在小摊儿前面吆喝的伙计很有眼色,看沈德俭穿着得体,知道他是个有钱的,就极力的兜搭着,想做成他一笔买卖。
  
      沈德俭回头看了看沈若兰,见她似乎想吃的样子,就不再迟疑了。
  
      “好,给我们给人来一个吧!”他一挥手,让沈若兰和瘦丫几个过来坐。
  
      瘦丫和招娣几个犹豫了一下,嚅嗫折说:“二叔,我们都不饿,我们两个人吃一个就成了。”
  
      沈若兰笑嘻嘻的说:“你们今天不是还说我们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吗?现在我跟我爹就让你们每人吃一个肉夹馍,吃不下去也得给我吃。”
  
      瘦丫姐妹本想给兰丫省点儿钱,但是兰丫却不依,她们看看那香气扑鼻,色泽诱人的肉夹馍,最后只好妥协了。
  
      小摊儿收拾的还挺干净的,不一会儿肉夹馍就上来了,这肉夹馍主要是由肉和膜组成,肉是腊汁肉,馍是白吉馍,白吉馍皮薄松脆,内心绵软,白色的表面上还被烤出几圈,土黄色,吃起来外面硬,里面软,十分有意思,做腊汁肉时,要把新鲜的猪肉洗干净,放入锅里,再加上水和独特的配料,最后用大火煮上半个小时,香喷喷的腊汁肉也就做成了,然后把白吉馍从中间切开,不要切到底儿,直接把做好的腊汁肉夹在白吉馍中间,再加上香菜和腊汁,喜欢辣的还可以加上辣椒,色香味靓,好吃至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