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195章 又见刘顺子

第195章 又见刘顺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母后息怒,吃块儿雪梨降降火!”
  
      淳于珟从桌上那碗雪梨羹里捞出一块儿来,放在了太后的碟子里。
  
      孝端太后被儿子关怀,火气顿时去了一半,可脸上仍有愠怒之色,“哀家早就说过,荣嘉被你皇祖母惯坏了,只一味的专横跋扈,目中无人,一点儿女子该有的温婉大度都没有了,就她这样的,又怎能教好女儿呢?”
  
      淳于珟听着话中有话,波澜不惊的说:“母后这话何意?”
  
      孝端太后道:“哀家是在想,安安会不会也像她娘那样善妒?她又是个有城府有心机的,若她真跟荣嘉一样的性子,母后还真不放心让他做你的湛王妃呢!”
  
      淳于珟看了太后一眼,淡淡的说:“母后是想让儿子娶别人吗?”
  
      “倒也不是,母后也不是想叫你娶别人,只是,听到荣嘉干的那些事儿有点儿心堵,就怕安安也继承了她母亲的善妒性子,那你将来的后院儿还有安静的日子过吗?你又如何能在前线专心打仗呢?”
  
      淳于珟轻笑一声,“便是那样又如何?这世上本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想做儿子的女人,要是连在后院生存下去的本事都没有,被淘汰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太后皱起了眉头,“就算你喜欢,母后也觉得不妥,女子最重德行,娶个温柔大度,知书达理的,不是比那阴险狡诈,诡谲算计的强的多吗?”
  
      太后不喜欢善嫉的女子,也不喜欢心机太深的,这两点安安全占了,加上对荣嘉大长公主产生的不满和芥蒂,让她对娶安安做儿媳妇的念头产生了动摇了。
  
      然而,淳于珟似乎不是那么想的,他瞥了那红木嵌螺钿三狮进宝屏风一眼,道:“儿子不喜欢那些呆头呆脑、规规矩矩的女人,就喜欢心思敏捷,有手段,有能力的,安安若有本事排除异己,让儿子只喜欢她一个,那是她的本事,儿子是不会干涉的。”
  
      “况且,安安美貌无双,就凭她的容貌和仪态,便是没有德行,也做得起儿子王妃了。”
  
      “哎,都说娶妻娶贤,纳妾纳色,安安生得这么好,让她做你的王妃,母后总觉得有点不妥。”太后叹气。
  
      淳于珟说,“母后别忘了我皇祖母的临终遗旨了,难不成你想让儿子做那背信弃义,不忠不孝之人吗?”
  
      听到这番话,太后也没法反驳了,她撂下筷子,神色郑重的盯着儿子说,“这么说,就算是荣嘉和她驸马获罪,就算安安善嫉不贤,你也一定要娶她了?”
  
      此刻,儿子的回答,会直接关系到荣嘉大长公主府的命运,他若答‘是’,荣嘉大长公主两口子就不能动,毕竟是要做儿子的岳父岳母,还要跟她做亲家的,又怎么能让他们是待罪之身呢?被告发的事儿,就只能想个借口替他们遮掩过去了。
  
      不过,若他回答‘不是’,他不想娶安安了,那她就不用客气,可以遵循楚国法例,秉公处置此事了。
  
      淳于珟也撂下筷子,回望着他的母后,不紧不慢道,“是!”
  
      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太后也就知道该怎么处理此事了,因为了解儿子的脾气,太后虽心有不喜,却没有再劝他,知道劝了也是白劝,这混账东西是不会听的。
  
      一番问答后,母子俩的晚饭也吃完了,淳于珟拿茶漱了口,又陪太后说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孝端太后看着儿子走远了,才对那红木嵌螺钿三狮进宝屏风道:“他走了,你出来吧。”
  
      屏风后面,纯曦撅着小嘴儿,委委屈屈的走出来,蹭到太后身边,带着哭腔叫了声“姑母——”
  
      太后一看她这副模样就心疼了,拉着她的手嗔道:“你看看你,好端端的哭什么,都要嫁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
  
      纯曦泪汪汪的说:“姑母,我怕,大长公主太可怕了,安安会不会也像她那么狠啊?要是她也那么狠,将来还能有我的好日子过吗?刚才我听表哥那话的意思就算安安像大长公主那么毒辣他也不会管,我好怕呀……”
  
      “别怕别怕,有姑母在呢,她就是再厉害,姑母也治得了她。”
  
      太后见侄女儿哭得伤心,心疼的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儿坐下,还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就像小时候抱着她哄她似的。
  
      可是,她的安抚还是没能消除掉纯曦心中的紧张,她抽抽搭搭的说,“姑母,我觉得表哥好像一点儿也不喜欢我,他会不会是因为安安长的好看,就格外偏宠她啊?”
  
      闻言,孝端太后轻叹一声,怜爱的摸了摸侄女儿泪迹斑斑的脸颊,说:“曦儿,姑母只能帮你争到侧妃的位份,保你不被将来的湛王妃欺压,至于房里的事儿,姑母就管不着了,只能看你跟老七的缘法了。”
  
      纯曦委屈的瘪了瘪嘴,轻轻的偎在了太后的怀中,说,“姑母,要不,我不嫁了,就在这宫里陪你好了。”
  
      “那怎么行呢?姑母还等着听你叫姑母一声母后呢。”太后轻轻的拍着她,安抚似的,“别多想,就算他偏宠安安多些,看在姑母的面子上,也断不会冷落你的,我姑母在,什么都不用怕。”
  
      纯曦的眸子闪了两下,又乖巧的点点头:“嗯,我听姑母的,有姑母在,曦儿什么都不怕。”
  
      “这就对了,放宽心,姑母是太后,你是姑母唯一的侄女,谁傻疯了才会去跟你作对呢……”
  
      **
  
      荣嘉大长公主府里
  
      邓玉郎满头是血的回到家,一进门,就被一只突然飞来的茶杯盖给击中了,还好,击中的只是身体,不是他的脸,不然,他这张脸大概就不用要了!
  
      “你疯了!”
  
      邓玉郎吓了一跳,一手捂着自己尚在出血的额头,一手捂着当被击中的胸口,眼中薄怒溢出,紧紧的盯着袭击他的女人。
  
      “是,我是疯了,是被你逼疯,被你气疯的!”
  
      荣嘉大长公主嘴里骂着,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扔完茶杯盖儿,连茶杯也跟着砸过来了。
  
      “邓玉郎,我真是瞎了眼了,才会嫁给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畜生、白眼狼儿,这些年来我跟着你受了多少委屈,现在老了老了,还要跟你一起被百姓指责、被天下人笑话,若单单是我我也认了,谁让我命薄嫁了你呢?可现在,连我的女儿都要被你连累了,邓玉郎,你给我听着,要是安安的婚事因为你从前的风流韵事弄黄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次,邓玉郎已经有所防备,他一闪身躲过了砸过来的茶杯,看着歇斯底里的妻子,讥讽笑道:“不放过我?这些年了,你又什么时候放过我呢?每天变着法的挖苦、嘲讽,家中儿女下人面前我颜面尽失,朝堂上断我仕途,大长公主殿下,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你做的还少吗?这还不算是不放过吗?”
  
      “我那么对你,那是你自己找的——”
  
      荣嘉大长公主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泪如雨下,“谁叫你天天对我不冷不热的,一心一意的想着她,你既然那么喜欢她,当时又为什么要答应我父皇的指婚?你去娶她不好吗?何苦误我一生……”
  
      邓玉郎捂着脑袋,苦涩的说:“先皇的脾气你不是比我更了解吗?我若敢说不娶,现在就没有脑袋可捂了……”
  
      “你个孬种、怂货,你为什么要娶我,娶了我又凭什么不爱我,我是堂堂的嫡公主,天之骄女、金枝玉叶,哪里不如那个贱女人了?你凭什么到现在还想着她……”
  
      屋里的打砸声和吵闹声,早就惊动了下人,也早就有人跑去通知了安安郡主,
  
      安安赶到的时候,她母亲正坐在拔步床上,边哭边骂着,父亲垂着头,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他神色麻木,双眼放空,跟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似的。
  
      “父亲、母亲,好端端的这又是怎……”
  
      安安刚要开口劝,一下看到邓玉郎额头上的伤了,惊叫起来,“哎呀,父亲怎么受伤了?快,来人,快去请太医——”
  
      她上前扶住邓玉郎,让他坐在椅子上,拿帕子擦去了额头上的血珠,小心翼翼的帮他清理伤口。
  
      荣嘉大长公主看着女儿温柔懂事的样子,心里更酸了,泣道:“你个白眼狼,你看看咱们的安安多懂事,多体贴,这是你的亲女儿啊,可她现在就要因为你的那个狐狸精给毁了,你于心何忍啊?”
  
      邓玉郎看了安安一眼,转过头,淡淡的说:“这怎么能怪我?当初要不是你咄咄逼人,非要置人于死地,现在又何必落到这般尴尬的境地呢?”
  
      “呵,这么说来,你是在怪我喽?”
  
      荣嘉大长公主一听邓玉郎的话,阴阳怪气的笑起来了,心里却恨得直痒痒。
  
      邓玉郎冷笑说,“您是天之骄女,金枝玉叶,我哪敢怪您呢,怪只怪我自己时运不济,命不好罢了。”
  
      “娶了公主你还敢说自己命不好,你还真行啊!”荣嘉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近邓玉郎,冷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跋扈悍妒,不够贤良淑德,当年我就不该打杀她,而是该帮你把她娶回我的公主府?好吃好喝的供着,金奴银婢的养着,然后再看着你们恩恩爱爱,花前月下,这样你才算命好,才是时运济呢,对不对?”
  
      邓玉郎看着她被嫉火烧得状若癫狂的样子,知道跟她说不出个什么,扶着椅子的扶手站起身,对安安说:“安安,你照顾你母亲吧,爹先回去了。”
  
      说完,提步要走。
  
      “站住,不许走,你往哪走?”
  
      荣嘉大长公主从打知道自己被告起,就憋了一肚子火,就等着他回来发泄呢,哪能容他就这么走了啊,她一个箭步冲过来,堵在门口儿,后背紧紧的贴在了门上,不容他往前再走一步。
  
      “一说到她你就要走,这是要赶回去哭一场悼念她对不对啊?呵呵,邓玉郎,你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呢,既然你如此钟情她,咋不陪她一起去死呢?要不,本宫把你也打死了沉塘?让你们俩做一对生死鸳鸯,如何?”
  
      邓玉郎闭上了眼,袖子下的拳头也蜷起来了,仿佛又看到多年前那个黄昏,她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时,被沉塘的样子,虽然知道她没事,她还活着,可是,心中痛和恨却再也控制不住了,特别是恨,如潮水般席卷而来,瞬间将理智淹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