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250章 张金凤去吉州

第250章 张金凤去吉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聂大夫,这两种药引子在哪儿能买到?得多少钱?”一看完药方,沈若兰马上发问。
  
      叶恒摇头道,“沈姑娘,实不相瞒,这两种药世间的药店很少有卖的,据老夫所知,也就只有宫里的太医院细料库里有,且都是干货,如今令堂的病势沉重,最好用鲜的,效果能更好些。”
  
      这么说来,就是没地方买也没地方弄,只能自己去采了!
  
      沈若兰想了想,又问,“您看这咱这卧龙山里能有幽灵草吗?得几月份去采能采到幽灵草?”
  
      聂恒说:“这卧龙山里就有幽灵草,每年七八月份即可采摘了,只是这幽灵草很少,鲜少有人能采到,沈姑娘若想亲自采摘,不如雇一批人放在山里,多几个人寻找,总比独自一人找到的可能性大些!”
  
      沈若兰觉得很有道理,就诚挚的向他道了谢,感激不尽的把他送走了。
  
      终于找到了娘救命的药方了,沈若兰高兴的不得了,虽然里面的药引子难找,但并不是找不到,娘现在的身子撑到七八月份完全没问题,等到七八月份,她就亲自进山,在找一批放山的进去一起找,肯定能能找到的!
  
      只要娘的命保住了,家也就圆满了!
  
      穆氏看到聂恒给开来的药方,眼前也是一亮,她自由饱读诗书,杂书医书也看过不少,见到这药方,晓得自己有希望了,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只是,这药引子太难找,也不晓得能不能找到,虽有希望,可心里更多的是担心,但愿苍天保佑,能心想事成才好……
  
      沈若兰的脚脖子崴了,暂时没法出门,就留在家里开始研究印刷厂第一本书出版什么的好。
  
      开始的时候她想出四大名著来着,可想了一下,又嫌字数太多,这个时代又没有电脑,写的话只能拿着毛笔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写,四大名著随便拿出哪本儿,都够她写一年的,她可不想把那么多大好的时间浪费在码字上……
  
      写字数少的,又怕不够吸引人,《三言两拍》那类的书倒是够吸引人的,可是那都是**,怕写出来勾坏了那些莘莘学子,万一再误人子弟了的话罪过就大了。
  
      思来想去,她忽然想到铁嘴刘说书时的盛况,不觉灵光一闪、福灵心至!
  
      这里是吉州,百姓们和受乌孙侵扰百余年,大家都对乌孙痛恨不已,也都对打仗和军事方面的事儿很感兴趣,不如就写一本有关打仗的兵书,比如——《三十六计》。
  
      然后再大力宣产、连载发行,效果肯定好!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她努力的回想着三十六计里的内容,有些想不起来的地方就杜撰,当然,里面的时代背景,特意注明是架空,免得有人起疑。
  
      于是,她从第一计‘瞒天过海’开始写,笔耕不辍,奋笔疾书,从早上写到晚上,一直写道掌灯的时候,却连一篇的一半儿还没有写完!
  
      沈若兰深深的怀念起上辈子的电脑来,这毛笔软绵绵的,写几笔还得沾点墨水,不然就写不出来,哪比得上上辈子在键盘前噼里啪啦随打出来的方便快捷啊?这要是有一台电脑,她三天就能全部写完。
  
      现在,现在就只能一笔一笔的磨洋工了,哎……
  
      **
  
      此时,靠山屯沈大春家里。
  
      沈大春瞪着眼睛看着他媳妇,一脸的狂喜和难以置信:“彩霞,好彩霞,你没骗我?你有了?”
  
      彩霞瞪了他一眼:“瞅你那德性,我月月啥时候来葵水你比我记得都准,这儿都过五天了还没来了,你忘了?还有,我最近还总想着吃酸的,总觉得困倦,你说是咋回事儿吧?”
  
      沈大春一听,急忙跑到炕头拿起阳黄历,翻开一看,果然,彩霞的月信确实过去五天了。
  
      彩霞的体格很好,月信一向很准的,一天不差,这回都过去五天了,肯定有问题。
  
      “彩霞,我的好媳妇喂——”
  
      沈大春激动的叫起来,伸手就想去抱她,想把她抱起来在地上转几圈儿,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可是,手刚一搭到她身上,猛的想起她现在刚怀上,怕抻,就急忙缩回手,咧着大嘴傻呵呵的笑起来:“我的姑奶奶,你可是咱们家的大功臣了,你说,你想吃啥?你想要啥?我这去给你买去……”
  
      彩霞垂眸,笑得不动声色:“你这段时间拉脚挣那些钱,不都让尤嫂子借去镶牙了吗?哪还有钱给我们娘俩买吃的喝得啊?”
  
      大春不傻,一下子听出了媳妇的弦外之音,不觉脸上一红,愧疚的说:“媳妇儿,我也是看她都给我跪下了,又哭得可怜,才一时心软把钱借给她的,我保证,往后再不借她钱了,真的,我发誓,往后挣的钱全都一文不少的交到你手里,要是少交一文,就叫我天打雷劈……”
  
      这是跟媳妇发毒誓,表决心了!
  
      彩霞听他这么一说,温柔的斥了一声:“你说啥呢?别瞎说,你要是遭天打雷劈了,是想你儿子管别人叫爹去吗?”
  
      “不是不是,这可是我儿子,哪能管别人叫爹呢?”
  
      大春自悔失言,急忙弯下腰身,把耳朵贴在彩霞的肚子上,喃喃道:“儿子,爹说错了,爹得好好活着,使劲儿挣钱,好好养活你们娘俩,爹保证往后叫你们娘俩吃香的喝辣的,过好日子……”
  
      彩霞低下头,抚摸着自己男人的脑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此刻,她倒是相信他说的是真心的,可惜,他的真心一遇到尤氏得眼泪、哭诉,就变成烂好心了,往后挣的钱也指定还得被那个破鞋哄去。
  
      她可不甘心自己拿钱给他买马买车,最后赚的钱都叫那个不要脸的糊弄去,既然那个不要脸的破鞋一再来挑衅,那也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彩霞怀孕了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大伙儿知道彩霞怀了身子,都笑嘻嘻的跟大春道了声“恭喜”,大春也喜得咧着嘴丫子,到处跟人宣传他要当爹的事儿,乐得嘴都闭不上了,这几天没少往肚子里灌风。
  
      这事儿,也很快就传到了尤氏的耳朵里,她听说大春儿媳妇怀孕了,既高兴又嫉妒。
  
      高兴的是,她的机会终于来了,大春啥性子她知道,那就是个驴托生的,一天都离不开女人,她媳妇现在有了身子,不能干了,他憋一天两天的行,要是叫他憋久了,肯定受不了,受不了的时候,一准儿得来找她来……
  
      当然,也有嫉妒,自己喜欢了好几年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换做是谁都不会高兴的!
  
      尤氏又开始打扮起来,在大春家房前屋后儿的转,有时候故意提拉个水桶道井边儿等着,就等着大春儿来打水,她好搭讪。
  
      但是彩霞看大春儿看得严,每次大春儿出来,她都跟着,形影不离的,就是出车,也让她公公婆婆跟着,尤氏根本没地方下手,转悠了几天,不但没跟大春搭上讪,还叫大春娘儿指桑卖槐的骂了一顿,差点儿挨顿胖揍。
  
      大春儿三十来岁了,好容易有了孩子,自然格外看重,从前尤氏要是哭哭啼啼的上门求助,他一准儿心软心动,也不管原则不原则就去帮忙,可自打知道彩霞有了身孕后,怕彩霞心里不痛快,就主动跟尤氏划清了界限,尤氏登过门儿几次,都叫大春儿毫不留情的给拒绝了。
  
      彩霞看着大春的改变,心中挺高兴,但也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大春现在刚知道她怀了孩子,正在兴头上呢,所以事事都依着她,想着她,可等过了这个兴奋劲儿,慢慢的心态趋于平常了,加上又想炕上那事儿,肯定又得着了那个破鞋的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