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300章 发育了

第300章 发育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除了爷,你还给什么人画过像?”
  
      画像时,齐大爷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沈若兰怕露出破绽,不敢说给人画过像,就说:“没画过人,就画过猪狗和鸡鸭鹅等家禽。”
  
      齐大爷嘴角一抽,顿时觉得这坏丫头是故意的,本想收拾她一顿,但又舍不得,又一想到她还没给自己未婚夫画过呢就给他画了,心里就又高兴起来,沾沾自喜,所以也就原谅了她的无理!
  
      画了一上午,终于把那张画像完成了。
  
      容颜华美男子,一身儒雅的白衣,静坐在案子后,俊朗如玉的脸庞,墨色的眸子,好似山水墨画,温柔赤诚,温柔如玉,宛若朝阳,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张画里,分毫不见他平日里的煞气和霸气,只有不尽的温柔,好似正在面对他心爱的姑娘一般,那张精致绝伦的脸上,还带着几分温柔缱绻的笑意,跟平时的他判若恋人!
  
      沈若兰很满意,淳于珟也很满意,站在画前端详了半天,才悠悠的说:“兰儿果然心灵手巧,蕙质兰心,若在京城,光凭这一手画技,就足以艳绝京师,名满天下了!”
  
      沈若兰一抖!
  
      又是兰儿,这是他第二次这样称呼自己了,她不是该纠正他一下,让他改变一下对自己的称呼呢?
  
      这样想着,她转过头去,正要跟他说出自己的意见,却一下子撞进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里。
  
      沈若兰又是一抖!
  
      这是啥眼神儿啊?咋还温柔缱绻,深情脉脉的呢?就好像是情侣间互相凝望的眼神似的,他不会是真的对自己动心了吧?
  
      这样想着,她再也不敢跟他多说啥了,赶紧借着去给他做午饭的借口逃走了。
  
      做午饭时,她深刻的检讨了一下自己,觉得自己这几天跟他走动的太近、太频繁了,跟他之间的互动也不合这个时代的规矩,这个时代男女间原该大防的,可她竟忘了这些,跟他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了好几日,说不定就因为自己不合时宜的举动,让他误会自己对他有意思了。
  
      这可不太好,自己已经是订了婚的人了,要是让他对她产生这种误会,会有损她的名节,会被世人瞧不起的,往后,还是少跟他来往的好……
  
      晌午饭做的很简单,几道菜都是府里的大厨做的,她只炸了薯条,顺便还了炸了点儿地瓜条和南瓜条,这些东西蘸着番茄酱都好吃。
  
      吃饭时,齐大爷很给面子的吃了不少薯条,期间还给她夹了一筷子鱼肉,把沈若兰惊得筷子差点儿掉地上。
  
      淳于珟看到她那副惊慌失措,花容失色的样子,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吃过饭,沈若兰起身告辞,淳于珟吩咐罗城把那三栋宅子的房契拿了过来,亲手交到沈若兰的手里,还嘱咐她,让她好好的在吉州住下去,吉州是个好地方,她住久了,就会越来越喜欢这里。
  
      沈若兰嘴上答应了,可心里却一点儿这种想法都没有,等家里的一切都步入正轨了,她还是要回靠山屯去的,她就是喜欢乡村那种返璞归真,自己自足的生活,谁叫她上辈子就是乡下人呢!
  
      出了庄子坐上车时,沈若兰发现自己从前丢的那些珍珠、人参、衣服和被子等,都已经整整齐齐的放在了马车里,这是完璧归赵的意思。
  
      看到这些失而复得的东西,还有到了手的三张房契,沈若兰却一点儿都欢喜不起来,甚至心里还十分的不安,今儿齐爷看她的眼神儿,还有对她的态度,让她很是心惊,她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那位大爷是看上她了,这也太恐怖了,吓人啊……
  
      **
  
      接来的日子,沈若兰过得很忙,她每天要给印刷厂里等几位姑娘讲故事,偶尔还要去给申由甲讲,还要抽空去天下知之看看从前的《三十六计》回收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遗留下来的难以处理的问题。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之前那些之前购买了《三十六计》的读者,并没有多少把书退回来的,原来古人就已经有收藏的意识了,很多人都觉得被官家禁止的书,往后肯定不会再出版发行了,他们手里的这本《三十六计》多年后说不定就成了藏品或孤本了呢。
  
      所以,尽管上头給开出了按原价收购的价格,他们仍不肯卖掉,甚至还有人专门堵在天下知之的门口儿,专门儿买往回卖的《三十六计》,以期往后能有机会升值。
  
      天下知之大张旗鼓的收了好几天,非但没能收回卖出去的书,还把之前存在这里的几百本《三十六计》的货底子都给卖出去了,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沈若兰巴不得这样呢,回收的越少,她的损失就越小,虽然齐爷说他负责收书,但是她又怎么好意思真让人家拿钱收呢?人家帮她下那道**的指令已经很够意思了,她又怎么好意思再厚着脸皮在这点儿小事儿上占便宜呢?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打定主意自己掏钱收书了,这会子见没有人往回卖书,她就不用承担损失了,心里高兴的很呢!
  
      这段时间,火锅店生意也是越来越好了,本来火锅这种新鲜事物在吉州就是独一份儿的,大家图新鲜也都爱吃,现在店里又多出了西红柿和黄瓜这两样招牌菜,前来消费的顾客更是络绎不绝,每天一大早就有人去吃,可以说,从早上开张到半夜打烊,客人一直不断,赶上晌午和晚上饭口时,还常常会有桌儿不够用的时候,一时间,生意好的连百味人家都望尘莫及了,钱赚得也更多了!
  
      点心卖得也好的不得了,因为总不够卖,沈德俭又去铁匠铺子订做了三四个烤箱,然而就算这样,每天做出来的点心也依旧是不够卖。
  
      后来,经过沈德俭和他娘子的一番深思熟虑后,俩人在牙行里买了两个小厮,一个十五,叫小奇,一个十六,叫五子,两个小厮都是踏实健壮听话能干的小伙子,一个人能顶好几个丫头使,买回来后,爹手把手的教了他们两天,很快让他们开始跟着干活儿了。
  
      有他俩的加入,生产效率一下子得到的大大的提高,每天做出来的点心也终于供得上市场的需求了!
  
      印刷厂经过短暂的休息后,也开始重新营业,出版的第一本话本子叫做《白娘子永镇雷峰塔》,讲述的就是白娘子和许仙的爱情故事,这个放在现代三岁孩子都知晓得故事,看似平淡无奇,没想到却在这个世界里收获了一大批粉丝。
  
      很多人都被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给深深的打动了,同情许仙和白娘子这对儿恩爱夫妻被拆散,也气法海无情无义、多管闲事,更有些浪漫幼稚的男人因为看了这个话本子,特意买蛇去放生,以期在来生或者几世后,能跟他放生的小蛇产生一段唯美的爱情故事……
  
      一时间,街头巷尾,酒馆茶寮了里,大家都在谈这个故事,甚至还有戏班子还打算把这个故事搬到舞台上,用戏曲的形式将这个故事演绎出来!
  
      《白娘子》也很快取代了《三十六计》,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谈资,沈若兰的印刷厂和天下知之也因此获得了一笔丰厚的利润,各自欢喜!
  
      这期间,沈若兰又去过淳于珟的山庄一次。
  
      在柳寒香等六位才女的帮助下,《三十六计》的最后八计已经完成,她是去送稿子的,不得不去。但是她特意选择了在上午十点左右去的,这个时候齐爷八成不在家,就可以避免跟他碰面了。
  
      结果不出她所料,那位大爷果然不在,不仅他不在,他的几个随侍也都不在,沈若兰就把那稿子交给了管家娘子,请她把稿子转交给齐大爷。
  
      管家娘子毕恭毕敬的答应了,对待沈若兰的态度恭敬得跟祖宗似的,就差没跪着服侍她了,把沈若兰弄得很不舒服,说了几句话后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淳于珟是在当天晚上才知道她来过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呆在军营里练兵了,听到她来过后,淳于珟很是惋惜,很为自己错失了一次跟她共处的机会感到遗憾。
  
      这些天来,他虽然人在军营里,可心里却时刻想着她呢,一刻都没忘记,无论干什么,总能不知不觉的想起她,想她唱歌的样子,想她巧笑嫣然,想她跟他骑马驰骋在田野草地时的样子,也想她在花雨中羞涩窘迫的样子……
  
      她的每一面都那么的美好,都那么合他的心思,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她对他而言,已经不再是个有点儿好感的女子,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彻底的占据了他的心,让他想忽视都难以忽视。
  
      这真是一件让人头疼而又甜蜜的事,他很高兴,自己终于遇到了一个自己发自内心喜欢的女人,可是又有点儿沮丧,母后和皇兄是断不会同意他娶她为妃的,而这个丫头又太有主意,不肯屈居人下,真让人头疼啊!
  
      不过,那些都是以后的事儿,眼下,他好几天没看见她了,早就思念不已,明儿就派英战去接她过来,就说找她有事商议,好一解相思。
  
      第二天,英战果然来接沈若兰了。
  
      沈若兰正想跟那位爷划清界限呢,又正好赶上她身子不适,就婉拒齐大爷的好意。
  
      沈若兰确实是身子不适,但不是病了,而是她的身体发育了,确切的说,是她胸前的两颗大米粒开始发胀,发鼓,准备要长大了。
  
      成熟的女人胸部虽然很美丽,但是这个成熟的过程却不怎么美,那一阵阵钻心的剧痛,一不留神就能把人疼的五官扭曲。
  
      沈若兰现在正是处在这个尴尬的阶段,今儿早起疼的格外钻心,所以今天就哪都不想去,干脆把自己关在家里,体验发育的滋味了。
  
      淳于珟没等到佳人,倒听闻她说身子不适,心里十分担心,第一时间就把聂恒给派来了,让聂恒给她诊脉,看看到底是哪里不适。
  
      聂恒来到沈家,说明自己的来意,沈若兰见齐爷对自己如此上心,心里更不安了,也更下定决心,要跟他疏远关系,尽量别再见面了。
  
      不过眼下,聂恒来都来了,吉州最负盛名,别人花多少钱请都请不去的大夫来到自己家,要给自己看病,总不能端着不让看吧,正好她想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呢,这小身子从前那么赢弱,从小没打好底子,她想检查一下有没有留下什么病根儿啥的,自己也好放心;再说,就齐大爷那性子,把人派来了,她要是不让看,他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结果,聂恒搭着她的脉搏,帮她诊了一番后,得出的结论是:姑娘一切正常,身子并无不适之处。
  
      稍稍尴尬了一会儿后,干脆抓着聂恒给她娘诊了一回,反正神医都来了,机会难得,正好帮娘也看看,瞧瞧她娘的身子现在怎么样了。
  
      聂恒又帮穆氏诊了一回,诊完后,当着穆氏的面儿,笑呵呵的说一切还好,没事没事,可是走时,趁着沈若兰送他,悄悄的告诉沈若兰,穆氏的身子正在逐渐衰败,怕是撑不到过年时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