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6章 荣嘉大长公主之死

第6章 荣嘉大长公主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荣嘉大长公主一回身,从妆台的抽匣里拿出一封信,摔到邓玉郎的脸上:“看看吧,这就是穆氏那贱人生出的小狐狸精干的好事儿,可笑你还把她当宝儿呢,看看她们母女是怎么欺负你女儿的吧?”
  
      邓玉郎一脸懵逼的打开信,从头看到尾,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被逼答应退婚了,退婚的理由就是湛王要娶穆氏的女儿为王妃,不想娶安安了。
  
      看到信,他虽然震惊,但是并未像荣嘉乍看到信时那般激动,虽然他也有点儿心疼女儿,但是在婚姻中受到过创伤的他,能更理智的看待感情的问题。
  
      “公主,既然湛王移情她人,那便叫安安放手了吧,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勉强来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安安端庄貌美,性情温柔,一定会找到一个欣赏她,爱慕她的好男人的!”
  
      他也是为女儿未来幸福的考虑才说出这番话的,女人嫁男人,不能光看身份地位长相,还得看那人是否真心对你好,这点才是最终重要的,要是不能真心对你好,就是嫁给皇帝也不会幸福的。
  
      虽然这些话都是邓玉郎的肺腑之言,但是听在荣嘉大长公主的耳中,意思就被扭曲了他想替那个贱女人的女儿抢男人,不惜要牺牲掉自己亲生女儿的幸福了!
  
      “呵,邓玉郎,你对那个贱人还真是用情至深啊,为了成全那个贱女儿,连自己的女儿都不u奥了,亏得我安安还对你这般孝敬呢,你对得起安安吗?你还是个人吗?”
  
      荣嘉大长公主伸着纤纤玉指,愤怒的指着邓玉郎的鼻尖儿,那手指都快要戳到邓玉郎的鼻子尖上了。
  
      邓玉郎见她犯左,只好耐着性子解释说,“我不是为成全别人牺牲安安,要是湛王喜欢安安的话,我是断不会叫安安退出的,但问题是人家不喜欢她,咱们又何必强人所难呢?安安才貌双全,出身也不差,又不是嫁不出去了,何必非要嫁给个不喜欢她的人呢?湛王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咱们挺着安安勉强嫁给了他,他也断不会对安安好的,既然如此,何不找个喜欢安安的男人嫁了,这样将来他也能好好的对待安安啊!”
  
      “那那个抢了咱们女婿的小狐狸精呢?你说该怎么处置?乱棍打死还是打残了?还有她那个娘,该怎么收拾她呢?千万别跟我说什么于她娘无关的话,我就不信小狐狸精在外面勾引男人她娘会不知道,说不定还是她娘授意她故意这么做来报复咱们的呢?一对儿下贱的**,就会勾引男人”
  
      荣嘉大长公主愤愤的骂了起来,骂完又说,“我可以不追究十年前的事儿,但这件事决不能轻易放过,我就只有这一个女儿,从小到大宝贝似的养这么大,捧在手心儿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没成想被她们这两个贱人给欺负了,哼哼,谁叫我女儿不好过,本公主就叫她没日子过!”荣嘉大长公主神色狠戾的发了狠。
  
      邓玉郎心一下子聚了起来,他知道,有这样的事儿,荣嘉大长公主肯定不会放过她们了。
  
      果然——
  
      荣嘉大长公主窥着他的脸,吩咐道,“寇嬷嬷,去,把那对儿狐狸精给我剥光了,各打抽四十鞭子,伤口撒盐扔马圈去。”
  
      寇嬷嬷福了福身,道:“是,老奴这就去办!”
  
      说完转身,向门口儿走去。
  
      “等一下!”
  
      邓玉郎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寇嬷嬷,又向荣嘉大长公主道:“荣嘉,你真的不能放过她们吗?”
  
      这句话存属废话,他深知道自己妻子的脾性,她性情暴烈,眼里揉不下半粒沙子,她们母女已经严重的触及到了她的底线,她断不会放过他们的。
  
      但是,他还想再求一次,也算是他再给她一次机会,看在女儿的你面子上,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置她于死地!
  
      当然,前提是她不去伤害他这辈子最爱的人!
  
      邓玉郎的求情听,在荣嘉大长公主的耳中,无异于火上浇油,她咬牙切齿,面目狰狞的笑起来:“好,好啊,好你个无情无义的邓玉郎,两个贱人算计了你女儿,你还心心念念的帮着她们,看来,你女儿在你的心中还不如那两只骚狐狸重要呢,呵呵呵。”
  
      她笑着笑着,忽然神色一戾,道:“寇嬷嬷,行刑后再用烧红的烙铁把那对狐狸精的乃子和牝屋烙焦了,省得她们勾引别人的男人!”
  
      寇嬷嬷又答应了一声,绕开邓玉郎往外走去。
  
      邓玉郎看着她的背影,想到她即将受到的苦难,什么都顾不上了,忽然大踏步的抢到荣嘉大长公主跟前儿,没等荣嘉大长公主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噗”的一声插入荣嘉大长公主的胸口。
  
      “啊——”
  
      屋里伺候着的几个丫头婆子谁都没想到邓驸马会行凶,而且竟还刺杀了荣嘉大长公主,一下子都惊骇的尖叫起来,荣嘉大长公主也捂着胸口,难以置信的瞪着邓玉郎,“你,你竟敢杀我?”
  
      邓玉郎脸色惨白的瞪着她:“我十一年前就想杀你了,是你自己找死的!”
  
      说完,拔出刀,怕她不死,又“噗噗噗”的插了她好几下。
  
      这下子,屋里的丫头婆子们都反应过来了,一个个的奋不顾身的扑过来组织,连已经出了门的寇嬷嬷也被惊动回来了,一见邓驸马行凶,疯了似的扑过来阻止。
  
      然而,女人的力气终究是有限的,几个女流之辈阻止得了一个杀红了眼的男人?邓玉郎刺了荣嘉大长公主几刀后,荣嘉大长公主已经血流如注的倒在地上,眼见得是不行了。
  
      “杀人啦,快来人啊——”
  
      “太医,快去找太医啊——”
  
      屋里乱成一团,丫头婆子们如丧考妣的乱叫乱喊着,她们是真的怕了,要是大长公主死了,她们也肯定会以护主不力的罪名给处死的,她们都不想死啊
  
      邓玉郎眼看着荣嘉大长公主是活不成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一把揪住寇嬷嬷,一刀下去,把她的喉咙也给割开了!
  
      屋里的丫头婆子们见邓玉郎又杀了寇嬷嬷,还以为他要赶尽杀绝,把她们也都杀了呢,一下子都吓得纷纷逃窜,不敢再留在屋里救人护主了!
  
      杀了大长公主殿下,邓玉郎知道自己也活不成了,但至少,他已经保住了小师妹不再被荣嘉这个疯婆子残害,他也有脸去下面见师傅了。
  
      他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像被抽尽了所有的力气似的,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不远处,荣嘉大长公主和寇嬷嬷倒在血泊中,荣嘉大长公主的眼睛里还流着眼泪,回光返照之际,她用最后的一丝力气,看了那个亲手杀了她的男人一眼,心痛更胜过伤口的痛。
  
      她的丈夫,她为之生了女儿的男人,竟然为了另一个女人——亲手把她杀了,她好恨啊。
  
      邓玉郎看到她痛苦怨恨的眼神,扯了扯嘴角,苦笑说:“我对不住你,我会给你偿命的,只是,下辈子,别再嫁我了。”
  
      说完,反手一刀,颈上顿时多了条寸许深的刀口,割断了他的喉咙,顿时血如泉涌,喷洒如注!
  
      等侍卫们跑进来的时候,屋里的三个人都已经死了,只是表情不同。
  
      荣嘉大长公主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的泪痕还没干,显然是死不瞑目;而寇嬷嬷则是一脸的惊恐,张着嘴,不知是要尖叫还是呼救,但不管想表达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邓驸马则闭着眼,神色很安详,像是解脱后很轻松似的,没有一点儿痛苦的表情。
  
      **
  
      沈若兰和娘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还站在原地苦等,这时,一个小丫头惊慌失措的从这里跑过,身上还带着鲜红的血迹,一看就是刚染上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