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21章 滚在了一起

第21章 滚在了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客栈里的灯光,透过高丽纸照到外面,浅浅淡淡、昏昏黄黄的,沈若兰出去后,就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撑着一把青油伞站在客栈的门旁,他一身黑色直裰,腰间的丝绦随着秋风起起伏伏、飘飘荡荡。
  
  听到开门声,那人回过头来,一向冷厉的脸庞在见到她的刹那,瞬间春缓花开,百花齐放。
  
  “兰儿,我来了!”
  
  一见到他,沈若兰的心跳就难以抑制的加速了几拍儿,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她淡淡的说:“不是说了嘛,咱们俩不合适,我只是个小农女,配不上您这个金樽玉贵的王爷!”
  
  淳于珟勾唇一笑,缓缓的走到她身旁,低头看着她的脸,说:“要是,我现在不是楚国的王爷,没权没势,只是个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庶人,你还这么想吗?”
  
  沈若兰一怔,“你,你什么意思?”
  
  淳于珟道:“就如你听到的这样——兰儿,我已经不是王爷了,现在就是个没家没势的男人,这样的我,你可愿嫁?”
  
  沈若兰卡巴卡巴眼睛,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开玩笑的吧?”
  
  淳于珟没有说话,就那么幽幽的看着她,定定的看了半晌,最后,也容不得沈若兰不信了,“你说的是真的?”
  
  “嗯,没错!”淳于珟回答的风轻云淡,坦坦荡荡,没有半分不舍和不甘,好像他放弃的只是一件不打紧的东西,而不是金樽玉贵的王位似的。
  
  “呃……是……为了我吗?”
  
  问这就话的时候,沈若兰的心情很沉重,她记起之前皇上对他提出的要求了:要娶她,就得交出王位和军权,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就不再是王爷,也不再是大将军了,可见,他必是同意了皇上的提议,跟皇上做了交换了。
  
  思及于此,沈若兰愧疚不已,让他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她于心不忍啊!
  
  淳于珟看到她脸上的内疚和不忍,轻缓的说:“我这么做也不全是为了你,皇上不信任我,一直想收回我手中的兵权,我若拖延着不给,他必会以我为患,迟早容不下我,既然如此,还不如趁现在把兵权还给他,免得他整日里疑神疑鬼,让我母后跟着为难。”
  
  听他这么说,沈若兰心中的愧疚才烟消云散,既然他是为了明哲保身才交出兵权,那就于她干系不大,她的心理就好受多了!
  
  其实,淳于珟也可以不交出兵权,他手握楚国一半的兵力,就算皇上想扳倒他,也不会敢轻易下手,只是若是这样,皇上对他的猜忌就会越来越深,终究会演变成难以修补的裂痕。
  
  若是跟皇上拼杀起来,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扳倒他,而且,他们之间若起纷争,必定会引起天下大乱,他不想因为自己让那么多无辜的士兵丧生,也不想百姓们因为他流离失所。
  
  所以,既然他想收回兵权,就把兵权还给他吧,反正他也过够了整日里在军营里摸爬滚打的日子,现在他已经有了兰儿,大不了跟兰儿一起做生意,一起种田,那种不用为天下事忧心,只管自家小日子的生活,想想还挺甜的呢!
  
  于是,今天在离开湛王府前,他留下了自己的金印和宝册,还留下了北军大将军的军印,又给皇上写了封信,让英战送到皇上手里,也好让他能早日心安。
  
  “那,你这样做,太后同意了吗?”沈若兰问道。
  
  淳于珟说:“母后还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我就没这么容易出来了。”
  
  想了想,他没把太后以死相逼,拘他在寿仙宫,不许他出来找她的事儿告诉她,更没把太后着人在老鸭汤里下药,试图让他跟安安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儿告诉她。
  
  这些事儿,就烂到他肚子里算了,以后她们还得做婆媳呢,要是兰儿知道母后的那些行径,便是不跟她计较,心里边儿也会不痛快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告诉她,免得她心生芥蒂,往后跟母后就更难相处了。
  
  没错,孝端太后为了促成淳于珟跟安安的好事,今儿的午膳里,特意在淳于珟最喜欢喝的老鸭汤里下了点儿不君不臣的东西,还让安安也喝了一碗。
  
  太后手里的药都是极好的,就今天下在老鸭汤里的,便是那无色无味的春药,怎么喝也喝不出来的。
  
  淳于珟没想到母后会算计他,还一连喝了两三碗,太后怕到时候安安不肯,就故意也让安安跟着喝了一碗,好玉成此事。
  
  这药的药性极强,喝下后保管能让罗汉思春,嫦娥想嫁,淳于珟在上车后感觉出不对劲儿了。
  
  于是,他佯装闭目养神,借此机会,用内里将药性逼出体外,而后便下车离开了。
  
  至于他离开后母后会不会伤心,会不会生气,他顾不上了。
  
  其实,他也想做个孝子,但是母后居然用那种药算计他,还想让他跟安安在一起,这让他感到非常愤怒,这次他不辞而别,还主动放弃王位和军权,一来是让皇上安心,二来,也算是给母后个教训吧!
  
  他能用内里把春药逼出体外,可安安却惨了,她不懂功夫,没有内利,中了药就只能干受着了。
  
  还在车上的时候,她就浑身发热,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了,等回到府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
  
  她浑身燥热,浑身像有千百只小虫在她身上来回乱爬似的,她虽然心眼儿多,但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完全不了解自己这种情况是怎么了,还以为自己病了呢,进屋后,就打发人赶紧去请太医了。
  
  此时,鲁元还在府里帮她忙着处理荣嘉大长公主的后事呢,听闻她进宫回来了,还打发人去请太医了,还以为她病了呢,不由得吓了一跳,赶紧跑去过探望。
  
  到了安安的闺房时,鲁元处于礼数,本不想进去,只站在窗外问候一声就好了,但是刚站在窗下想问候,忽然听到屋里传出一声娇弱的呻吟。
  
  “水,我要水,快给我水…。”
  
  伺候在一边儿的丫头赶紧把水给她端来了,安安拿着茶杯一饮而尽。然而,水喝了下去,燥热非但一点儿都没退,反而更炽烈了。她下意识的站起身,朝着净房的方向走去。
  
  “我要……洗澡……”
  
  “郡主,净房里的水都是冷的,您等下我们烧点儿热水兑进来您再洗吧!”丫头提议。
  
  但是,安安像没听到似的,踉踉跄跄的走进净房,走到浴桶旁,撩起里面的冷水,不断的给自己的脸颊降温。
  
  可是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热,浑身像被火烧了似的,热得烫手。身上的衣服也让她觉得束缚,她忽然很渴望有一双手,可以抚平她的滚烫,让她可以变得舒服些。
  
  “噗通——”
  
  失神间,她一下子头朝下栽倒在浴桶里,吓得身边的婢女尖声大叫起来:“郡主,郡主,您怎么样了啊…。”
  
  一边叫着,一边往外拖拽安安,正拖着,鲁元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在听到丫头尖叫和喊‘郡主您怎么样了’的时候,他就反射般的冲进来了。
  
  安安的安危要紧,这会子,他已经顾不上规矩不规矩的了。
  
  一冲进净房,正好看见丫头把安安从浴桶里拖拽出来,安安一身的水,从浴桶里出来后,就没命的咳嗦:“咳咳……咳咳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