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30章 两个作坊

第30章 两个作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若兰回到靠山屯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山里看淳于珟的新宅子。
  
      淳于珟的新宅子就建在沈若兰家北面的山里,离沈若兰家的房子只有一里多地,面积是沈若兰家宅子的四五倍大小,是座四进的大宅院,前前后后加上两边的厢房总共有一百多间,此外还要修地龙和暖墙。
  
      如此浩大的工程,需得很多工人来做才能完成,于是,靠山屯儿和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大都被雇去干活了,每人每天五十文钱,现金结账,每天一结。
  
      村民们能得到这份工作,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秋收完毕,大家都闲赋在家没啥事儿做,就能死吃死嚼这家里的老本儿,如今能找到这么赚钱的活计,就不用愁没钱过年了。
  
      于是,靠山屯儿的、司家洼子屯儿,岫水村和桃花村四个屯子的男人们都过来干活儿了,好几百号的人一起盖这座大宅子,场面十分壮观。
  
      沈若兰去看时,那座宅子已经修建大半儿,几座主屋都快要上盖儿了,四周的厢房也修建有一米多高,再有七八天就能盖完了,因为有地龙和火墙,这房子不用晾晒,只消烧几天火墙和地龙,就能把屋子烤干了,随后也就能住人了......
  
      沈若兰是装作看热闹的样子过去看的,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跟这做宅子的主人之间的关系,连她爹娘都没告诉。
  
      淳于珟在下令让人建这座宅子时,也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只叫人透露出是一个城里的公子要下乡养病,因为山里的空气适合他的身体,才盖了这座宅子的。
  
      至于这位公子姓甚名谁?什么来头,他一点儿都没往外透漏,只透露出那点儿信息,叫人知道他不是坏人,来这儿也没什么不好的目的就够了,免得大家瞎猜疑去打扰他的生活。
  
      沈若兰本来打算回来后就立刻把粉条加工厂和干豆腐加工厂开办起来呢,但是因为工人都被淳于珟雇走了,她的计划也不得不往后推迟一下,不过厂房倒是得计划起来了。
  
      她不打算在家里生产制造,一面闹哄哄的影响家里人的生活质量,所以打算在屯子里另外找两座房子,分别开设粉条加工厂家和干豆腐加工厂。
  
      屯子里现在倒是有两座空房子,一座是沈大锤他们家的,一座是尤氏家里的,只是这两座房子都不能用。
  
      尤氏家里的房子太小,跟沈若兰家原来的那两间小房儿似的,除了一铺大炕脸转身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十几个大老爷们在里边干活儿了。
  
      沈大锤家的房子倒是够大,就是太破了,也不知道是祖上哪代人传下来的,屋顶的椽子都烂了,门窗也都破破烂烂的,说不定啥时候就塌了,她可不敢把自己的加工厂开在危房里,万一真出了事儿,她这辈子都不会好过的。
  
      所以,得另外找两座又大又结实的房子。
  
      很快,沈若兰就想到了到哪去找了。
  
      他的大姑父和小姑父不是处心积虑的要学她的糕点技术吗?正好,她教授他们烤制点心的技术,前提就是他们必须得把房子卖给她,这样,她既有厂房了,又能让两家让她讨厌的人离开村子,简直是一举两得呢!
  
      当天晚上,她让瘦丫去把大姑父和小姑父找来,跟他们商量了这件事情。
  
      王万福是个鼠目寸光的小心眼子,眼睛只能看到眼前这一寸长短的地方,沈若兰让他们定制烤箱他都很勉强了,现在又听沈若兰说要买下他们的房子,顿时就不同意了。
  
      他对家的执念很深,觉得房子要是卖了,这人就没有家了,没有家了,这人还活着啥意思?
  
      他没想到赚到大笔的钱后还可以重建一座更好的家园,只看到眼前这点儿东西,他觉得为了那些没影儿的银子把家折腾了犯不上,谁知道学了她那些东西将来到底能不能赚钱啊?万一赚不到钱,他的家也没了,岂不是亏得慌?
  
      于是,断然拒绝了。
  
      齐来顺比王万福聪明,王万福拒绝了,他可没拒绝,非但没拒绝,还提出了跟利于自己的建议。
  
      “嘿嘿,兰儿啊,姑父是这么想的.....”他陪着笑脸儿,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们不是还有做水晶冻的手艺吗?不如把那个手艺也传给我吧,这房子的话我就不要钱了,算是跟你们换那个做水晶冻的秘方了,你们说这样行不行?”
  
      怕沈若兰不同意,他有急着补充说:“你放心,我就算都学会了也不会影响到你们家做生意的,等我学会了,我打算上南边儿去闯闯去,远点儿走着,至少走七八百里,肯定影响不到你们的!”
  
      齐来顺家在靠山屯的房子顶多也就值五两八两的,但是他还记得张兴旺曾经说过,二房的水晶冻方子值二百两银子呢,二房也是靠着水晶冻的方子发家致富的,他想要复制二房的成功之路,所以便想出了这个主意。
  
      “可以!”沈若兰爽快的同意了。
  
      要是齐来顺学会了做水晶冻,在外面肯定能有更多的机会,回靠山屯的几率就更小了。
  
      只要他们一家子能离开靠山屯儿,不要再回来上他们跟前晃荡来,就算把水晶冻的方子给了他沈若兰也乐意。更别说还能白得一套房子了。
  
      齐来顺一看沈若兰同意了,高兴得裂开了嘴巴,笑嘻嘻的说:“那我这就到镇上去买猪肉皮,好尽把那几样手艺都学会了......”
  
      两方商定好后,齐来顺喜滋滋的额走了,路上遇到了他的小舅子沈德贵,沈德贵听说了这件事,立刻动心了。
  
      他也想出去闯闯,见识见识,没准儿能发大财呢!
  
      虽说现在教村塾也挺好的,每月都能赚到二两银子的束脩,但是现在的生活跟他理想中的生活还是相差甚远,他不想整天陪着一群野孩子之乎者也的过日子,他想要像二哥一样发大财,盖大房子,家里奴婢成群,过那种被人羡慕和嫉妒的日子。
  
      所以,他也想学会那些本事,也到外面去闯荡一番,没准儿不光能发财,还能找到红棉呢!
  
      思及于此,他赶紧跑回家去,跟他老娘商量此事。
  
      刘氏一听小儿子的打算,顿时把脑袋摇的拨浪鼓似的。
  
      “不行不行,你哪是做买卖的料子啊?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教书吧,教书也不少赚,每月能有二两银子呢,你都不知道多少人眼红你这个位置呢;再说,咱们把房子卖给他们,万一到时候没挣找钱,再赔个老比朝天的,咱们娘俩吃啥喝啥?可上那去住呀?”
  
      沈德贵卡巴着小眼睛,讨好的说:“娘,看你说的,就好像你儿子多没本事似的,我二哥个没念过书的乡下糙汉子凭着做冻子的手艺都发大财了,你儿子我自幼就饱读诗书,脑子又比我二哥不是活泛多少倍,又怎可能赔上呢?没准儿到时候我赚的比他赚的多的多呢,到时候,您可就是穿金戴银的老夫人了,难道你不想过那种衣来伸手饭开张口的好日子......”
  
      “再说,退一百步讲,就算我真没赚到钱,就算咱们赔了,难道还怕咱们没地方住吗?别忘了,您可是我二哥的亲娘,难不成他能看您睡大街去?”
  
      刘氏听了,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德贵说得确实挺有道理的,要是他真的赔了,她也不用担心她们娘俩没房子住,老二毕竟是她的亲儿子,要真有那么一天,她就在他跟前儿哭一哭或者求一求,老二肯定还会把房子还给她的,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只是,他都在靠山屯过一辈子,从未想过要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谋生去,年轻的时候都没走呢,现在老了老了却要背井离乡的出去讨生活,她的心里没底啊!
  
      不过,她也很希望能过上小儿子说的那种锦衣玉食日子,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要是得过几天那样的日子,她这辈子也就算没白活了!
  
      “娘,还有啊,儿子要是留在这靠山屯,将来就只能娶几个又俗又丑的村姑做媳妇了,可要是出去闯了,一旦闯出名堂,说不定能娶个官家小姐回来伺候您呢?您想想,要是儿子能娶个官家小姐回来,那得多威风啊......
  
      最后,在沈德贵花言巧语的游说下,刘氏勉强点头同意了!
  
      沈德贵怕夜长梦多,老娘一同意,她就赶紧去找沈若兰敲定此事。
  
      沈若兰没想到小叔还会有这份儿野心,不过既然他有,她当然乐得成全,这帮驴马烂子亲戚都走了才好呢,省得留在屯子里算计他们。
  
      虽然教他们这些本事并非她所愿,但是跟让他们留在屯子里比起来,她更愿意教会他们让他们离开这里,省得她看着他们闹心!
  
      于是,沈若兰跟沈德贵讲好了,由她教他做点心和做水晶冻的法子,做为回报,沈德贵得把老宅送给沈若兰!
  
      沈德贵和齐来顺的人品都不咋地,沈若兰怕他两个赖账,在教他们手艺的前一天,特意准备了一桌儿酒菜,宴请了里正老爷和镇衙门的雷捕头一起吃饭,顺便让他们当中间人,来鉴证他们的合约有效。
  
      签订合约后,齐来顺和沈德贵把他们两家各自的房契都给了沈若兰,并表明都学会了手艺就离开靠山屯儿。
  
      沈若兰巴不得呢,第二天就开始教授他们。
  
      她教他们做蛋挞、三明治,还教他们做了水晶冻,这几样东西都不难,但是也不简单,沈若兰一连教了他们好几天,俩人才算学会。
  
      学会后,齐来顺和沈德贵就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整理行装,踌躇满志德往南边去了。
  
      当然,沈秀英和家里的几个孩子以及老太太刘氏也都跟着去了,一下子打发走这么多让沈若兰厌恶的人,她感到很窝心,这下子,他们一家人就能在屯子里消消停停的过日子了.....
  
      随后,沈若兰让瘦丫姐妹几个去收拾整理了齐来顺儿家和老宅的房子,收拾完后,她就把自己先前定做的那些设备都拉了回来,老宅做粉条作坊,齐来顺家做干豆腐坊,家里的两个伙计一个住在粉条作坊,负责粉房子的事宜;一个住在干豆腐作坊里,负责干豆腐坊的事宜,刚刚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