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62章 沈若梅被休了

第62章 沈若梅被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周正家吃过午饭,沈若兰便让狗剩子赶车,拉她去了淳于珟位于吉州城外的山庄。
  
      尽管知道他不可能在那里,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的想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想试一试。
  
      狗剩子对这条路并不熟悉,沈若兰只好跟他一起坐在车辕上给他指路,寒冬腊月的冷风无情的吹在身上,打透了她的紫貂大氅和厚厚的棉衣,等赶到了山庄时,沈若兰觉得自己已经被冻透了,差点儿冻死,然而为了他,她觉得就算冻死也值。
  
      到地方后,她亲自去敲门,敲了许久,那座大门像被封死了似的,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沈若兰还是忍不住的失落和伤心,回到车里,她足足难过了半个时辰之久,后来还是狗剩子冻的受不了了,提醒她,她才叫他赶车回去。
  
      回到吉州城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去客栈的路上,正好路过巧珍嫂子那里。
  
      从打帮巧珍嫂子开起这家铺子,她也就开的时候在,之后就一趟都没来过,这会子都到家门口儿了,她也闲着无没事,就叫狗剩子停下,给了他一块碎银子,让他自己到附近找个酒馆儿吃点儿喝点儿,暖暖身子,她要进店里去看了一下,顺便儿把这段时间的帐收一下。
  
      进去时,巧珍嫂子正跟她男人在店里忙活着呢,两口子一个在卖粉条,一个在卖干豆腐,虽然天已经快要黑了,但铺子里仍有不少顾客,足可见他们的生意有多红火。他们的大女儿牡丹和二女儿荷花也在一边帮忙,姐俩一个称重,一个捆绳儿,把粉条一斤一斤的捆好,这样往出卖的时候,就方便省事的多了。
  
      三丫头和四丫头一看着烧炉子,一个看着门,要是有进进出出的顾客,没有关门的,那个孩子就负责把门关严了,不然这石洞腊月的天气,不看好门,屋里的人擎等着冻死。
  
      家里的几口人都在忙碌着,也都穿得整整齐齐的,一色簇新的棉布袄子,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见是若兰来了,巧珍两口子急忙热情的招呼,沈若兰笑道,“你们忙你们的,我只是路过,随便过来看看。”
  
      巧珍嫂子笑道,“那行,我就不跟你客套了,你自己随便儿坐,等我把这些客人送走了再来招呼你。”
  
      巧珍两口子去忙了,牡丹和荷花带着两个小妹妹也过来跟沈若兰问好,这几个小姑娘都比前几个月好看了,不仅是穿戴打扮的好看了,人也比从前胖了,连脸色和精神头都比从前好了许多呢!
  
      “兰姑姑,这里冷,还闹的慌,我带您到楼上去坐吧!”牡丹羞涩的对沈若兰说道。
  
      对这个很有能耐的兰姑姑,牡丹是真心的仰慕和敬佩的,在她的心中,沈若兰就是偶像般的存在,在偶像面前,她难免有点自惭形秽和放不开,所以一说话,就有点儿害羞和脸红。
  
      沈若兰笑道,“不必了,我就是路过,随便过来看看,一会儿就走!”
  
      牡丹说,“那我去给您倒茶去。”
  
      “别忙了,我不想喝。”沈若兰叫住她,“你还是去帮你爹娘忙活吧,不用管我!”
  
      牡丹迟疑了一下,有点儿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要是真听了兰姑姑的话,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不闻不问的,有点儿不符待客之道。可要是不听她的话,非要给她倒茶陪她聊天儿,又怕兰姑姑因为自己不听她的话而生气。
  
      沈若兰看出了小姑娘的尴尬,就微笑着和她聊了两句,问她在这里住的习不习惯,每天干活累不累等?
  
      牡丹恳切的告诉她,他们一家子在这里过得都很好,她长这么大都没过过这么舒坦的日子,天天吃的好,睡的好,穿的好,就是干点儿活她也乐意。
  
      “兰姑姑,您看我们现在都有新衣裳穿了,而且还不止身上这一套,这可是从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呢。”
  
      熟悉起来后,牡丹的话也多了起来,对自家的这位恩人,可谓是知无不言,把掏心窝子的话都说出来了。
  
      沈若兰笑道,“那就好,跟你爹娘在这边好好的呆着,什么时候呆够了,我再调你们回去。”
  
      牡丹一听,连连摆手,说,“我不回去,我们都不回去,兰姑姑您可千万别让我们回去,回去了我们又要过那种猪狗不如的日子,我奶啥样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是恨不得把我们都卖了给他孙子买好吃的呢,我们可不想到她的手底下讨生活去。”
  
      荷花也怯怯的说,“兰姑姑,我们都使劲儿的干活,您可千万别让我们回去呀,求求您了……”
  
      沈若兰看着两个小姑娘吓成这副样子,笑着说,“不用怕,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们想回去我就叫你们回去,不想回去的话,只要你们好好干,一直待在这里也可以。”
  
      “我们好好干,我们指定都好好干,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信任!”两个丫头起誓发愿的说道。
  
      沈若兰看他们这边经营的挺好的,瞧这一家子也够用心,买卖也步入了正轨,自己也就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顾客总算少些了,巧珍男人一个人就能忙过来了,巧珍便把买卖都交给了他,让牡丹和荷花在一边帮着,自己过来跟沈若兰说话。聊了一会儿,巧珍说,“兰儿啊,我跟你守昌哥寻思着跟你商量商量,往后从家里边儿往这边儿发货的车马费用由我家来出吧,另外,等这房子的房租到期了,往后的房租就由我们交吧,你帮我们从老家拔出来,又给了我们这么赚钱的营生,我们也不好叫你掏钱帮我们做买卖啊?”
  
      沈若兰说,“那就一家一半儿吧,这买卖不光是你们挣钱,我也一样挣钱,一家一半正好。”
  
      “那不对啊,你这活儿叫谁干都是白给钱似的,你大可以不给我们给别人,但是你给我们了,说明你对我们一家子好,既然你这么诚信的待我们,总得让我们以心换心吧,不然让我们心安理得的受着你的好处,我们心里边儿过意不去啊!”
  
      这段时间,巧珍他们两口子每天都有三五两的收入,真真的赚翻了,两口子激动之余,就觉得不该赚这老些钱,要是没有兰儿给他们租铺子,供货,他们搁啥挣这老些钱去啊?
  
      所以啊,这钱不应该都是他们的,应该把兰儿的送货费和租铺子费给兰儿,剩下的才是他们的呢。
  
      沈若兰就是想帮帮他们,原不差这点儿钱的,但是巧珍执意不肯,一定要自己家出送货的运费钱和来年租铺子的房租钱。
  
      沈若兰也知道他们两口子挣着了,这些钱也出得起,见她坚持,就答应下来了。
  
      随后,两人算了这段时间的帐,巧珍把每笔账都记得明明白白的,随后指给沈若兰看。
  
      沈若兰看了下账本儿,越发的觉得巧珍是个人才了,眼下她还没有扩张生意的野心,等到有朝一日她的生意再扩大时,她一定要重用巧珍,巧珍的能力真的比男人都强呢。
  
      巧珍和沈若兰一笔一笔的把帐算好,把银子也给了沈若兰,随后就张罗着要去做饭,打算留沈若兰在家吃,
  
      沈若兰只推说自己已经吃完了,还有事呢,拒绝了她的好意,又呆了一小会儿后,就起身告辞走了。
  
      巧珍一家子把她送到门口儿,嘱咐她有空常过来,沈若兰挥挥手,离开了。
  
      出来时,狗剩子的马车正拴在旁边一座小酒馆前,他本人也应该在那酒馆里吃饭。
  
      沈若兰走进去,果然看见狗剩子正守着一盘子煮肥肉片子,一壶酒,狼吞虎咽的吃喝着,吃的满嘴是油。
  
      看见沈若兰进来了,狗剩子急忙站起来,招呼她一起吃。
  
      沈若兰一看那油腻腻的大肥肉片子,顿时恶心的差点儿吐了,她赶紧捂着嘴,强忍着跟他说了一声,飞快的离开了。
  
      她步行着去了吉州城最好的客栈,在那里住下了。晚饭时她没有在外面吃,进客栈后,就从空间里拿出一个西瓜,一分为二,用汤匙舀着西瓜瓤吃,权当是吃完饭了。
  
      这两天,她觉得自己好像上火了,吃不下那些油腻的东西,就想吃点儿清淡的小米粥,小咸菜什么的,要么吃点儿水果也可以,反正肉类多油的东西,她是一点儿都不想吃。
  
      吃完西瓜,她把瓜皮和西瓜子儿都收到了空间里,早早的上床休息了。
  
      可能是忧思过度的缘故,躺下后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总想着他,想着他会在哪里?会不会已经不在了?会不会从此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一想到这儿,她的心就像针扎了一样的疼,他几乎不敢想象往后要是没有他的日子她的生活会多么惨淡和无趣,难怪有人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呢。从前听到这句话时,她还觉得说这句话的人矫情,这世上谁离开谁活不了啊?再美好的爱情也会拜给时间的。
  
      直到,她现在自己爱了,才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是多么的贴切和深刻,每当她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被窝里,回想着他温暖的怀抱,两人在一起的耳鬓厮磨,她就会有一种失去了全世界的感觉。
  
      她觉得,要是真的失去了他,从此,她的世界就不再五彩斑斓,也不再温暖如春了。她将在会议和思念中度过余生,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深刻的体会直叫人生死相许这句话的真谛!
  
      此后的几天,她一直住在这座客栈里,等着素素和茵茵的消息,可是一连等了十来天,素素和茵茵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能联系的人也都联系到了,还是没有找到关于他的任何蛛丝马迹。
  
      这天晚上,沈若兰正坐在窗前,望着窗纸上的树影发呆,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叫喊声,“着火啦,快,不好了,着火了……”
  
      沈若兰一听,吓得赶紧站起来,撒腿往外面跑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