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69章 又遇沈若梅

第69章 又遇沈若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有鲁元的震慑,吉州府尹赵丙臣没敢把陈炳荣的死因推到淳于珟的身上,而是按调查结果,上报给朝廷了。
  
      建安帝接到奏报后,气得脸都绿了,既气陈炳荣不中用,这么容易就被淳于珟给弄死了,又气鲁元罔顾圣恩,竟然站在了淳于珟的阵营,这下子,吉州又脱离他的控制了。
  
      赵丙臣的奏报还提到了湛王,说湛王经回到吉州,重新住进了湛王府,还对吉州进行了一次大清洗,很多人都被无缘无故的杀了!
  
      他没有说湛王杀人的原因,也没有说这些被杀的人都是什么身份,但是不用调查建安帝也知道,被杀的这些人,必定都是陈炳荣的心腹,或者是他安插到吉州的细作。
  
      这些细作多年前就存在了,但是老七一直装作不知道他们是细作的样子,默许他们的存在,或许就是为了让他安心罢,现在,他大张旗鼓的诛杀了这些人,可见是公然跟翻脸了!
  
      乱臣贼子啊!
  
      建安帝气得咬牙切齿的。
  
      陈丞相晚年失子,老泪纵横的说,“皇上,老臣觉得炳荣之死绝不会像表面看到的那样那么简单,他纵然糊涂,也绝不止于这样没有分寸,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儿,兴许是被人陷害的!”
  
      建安帝怒声道,“你道朕不知道他是被人陷害的吗?可即便知道又能如何?当初吉州城那么多百姓都看到他是怎么死的了,朕远隔千里,若再说出别的,肯定会被指为诬陷忠臣,不容胞弟的,到时候,老七不就更有造反的借口和理由了吗?”
  
      “那,那皇上,现在该怎么办?鲁元既然已经投靠了湛王,炳荣又死了,吉州的三十万大军不就又落入到战王的手中了吗?”
  
      陈丞相痛恨湛王杀了他儿子,自己又没能力报仇,只好寄希望于皇上,希望皇上替他报仇了。
  
      建安帝眯了眯眸子,发狠的说,“朕不会让他得逞的,炳荣死了,朕就再派一位将军过去,朕倒是要看看,他杀了朕的一个大将军,还敢不敢再杀第二个!”
  
      “那,鲁将军呢?皇上还用他吗?”陈丞相问。
  
      “不用!那奸佞之臣有负圣恩,朕恨不能将他抽筋扒皮呢,焉能再重用于他?朕即刻下旨,重派一个执掌三军的大将军到吉州去,让鲁元那个奸佞这就回京,朕要好好跟他算算帐!”建安帝咬牙说道。
  
      兵部侍郎何岐山上奏说,“皇上,湛王大逆不道,私造兵符,诛杀陷害朝臣,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陛下何不降旨削了他的爵位,再将他押至京中论罪处置?”
  
      建安帝睇了他一眼,冷哼道,“换作是你,你会乖乖的听凭朕消你的爵位,再奉旨进京受罚吗?”
  
      何岐山立刻汗涔涔的,拱手道:“陛下严重了,臣不敢!”
  
      其实,建安帝倒是很想像何岐山建议的那样做,把那个逆弟的王位给消了,在把他押解回京,斩首示众……
  
      可是,他也知道,老七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他要是真那么做了,稍有一点儿动静,老七就会立刻举兵造反,如今他暗中掌握着吉州的三十万精兵,其势力足以跟他抗衡,加上他身边儿还有一个通妖术的妖女,能下砖头雨,有绝世暗器,他可不敢跟他硬碰硬,万一打起来,他很有可能被老七打败,到那时,江山易主,自己也不得善终。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一点点消减他的势力,不易操之过急,更不能用力过猛。
  
      眼下,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国师了,国师法力高强,定能破解老七那边的妖术,若是老七没有妖术襄助,于朝廷抗衡的砝码就会减轻!
  
      然而,他却不知,淳于珟在清理了吉州后,又顺手清理了一下他四个州府的封地,把他剩余的那些影卫都找出来杀了,国师带着一干人等刚踏入青州,还没等有所作为呢,就被淳于珟的人发现了,立刻飞鸽传书到吉州。
  
      淳于珟听闻皇上又派人来了,当即让罗同带着上百个影卫在半路拦截,还给他们配了十几把手枪。
  
      结果,国师虽然法力高强,但是在现代科技面前,他的那点儿法力显然就不够看了,这不,还没等他发威呢,就被罗同先发制人,十几只枪一起发射,把国师大人给突突成筛子了。
  
      他带的徒子徒孙和江湖上找来的奇人异士们,也被罗同等人击毙了!
  
      因为有枪,罗同带的人又多,对地势也熟悉,无论天时地利都占据绝对的优势,所以这一场偷袭,把国师和他带的人全部都围歼了,一个都没跑掉。
  
      皇上还不知道他寄予重望的国师已经挂了,还在心心念念的等着国师给他传回去好消息呢。
  
      而罗同,在灭了国师后,带着几十个人,奉命到靠山屯去接沈若兰一家了。
  
      去时沈若兰不肯就跟他走,因为家里有个丫头要出嫁了,他们只好在靠山屯住了下来,住了三天,直到正月十五那天,那个叫瘦丫的丫头出嫁了,准王妃才向他的家人说明情况,一家人收拾了,跟他们回吉州去了!
  
      也是在正月十五这天,吉州城的大将军鲁元,正式迎娶了安安郡主。
  
      鲁大将军娶妻,北军军中的将领们都来喝喜酒了,淳于珟也来了,这是他回吉州后第一次公开露面。
  
      他的出现,让军中的将领们振奋不已。
  
      这段时间以来,大家都受够了陈炳荣的喜怒无常和阴晴不定,在陈炳荣的眼中,军人的功绩不在于打过多少胜仗,而在于能否对他溜须拍马,俯首帖耳。
  
      就他这样的心胸,这样的气度,做个皇上身边儿溜须舔腚的宦官还行,怎配做统领一方的大将?
  
      还好,湛王回来了,虽然皇上已经褫夺了他的兵权,把兵权分给了别人,但是在他们这些将领的心中,只有湛王配做他们的领袖,他们也都心甘情愿的听命于湛王的。
  
      至于那个心胸狭隘,敏感多疑的昏庸皇上,去他娘的吧,天高皇帝远的,谁鸟他是谁呀?
  
      **
  
      婚礼顺利的进行着,一对新人拜过天地高堂,被送入了洞房。
  
      开酒席的时候,一位将领环顾四周,发现府尹赵炳辰竟然没来,边大声道,“诶,赵炳臣怎么没来呢?莫不是知道大伙要收拾他,吓得不敢来了?”
  
      前段时间,陈炳荣在军中排除异己,陷害和设计淳于珟的心腹,赵丙臣没少帮陈炳荣的忙,大伙儿都恨死他了,正打算借着今儿喝喜酒的机会好好收拾收拾他呢,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没来!
  
      一个知情的人说,“赵大人来不了了,他家的公子前几天出门儿时惊了马,把赵公子跌到马下,还踩了一蹄子,踩折了两条肋巴,大夫说那断了的肋巴把内脏戳坏了,怕是活不了了,赵大人这几天正遥哪忙着求神拜佛呢!”
  
      赵丙辰就只有一个儿子,平日里爱的眼珠儿似的,把赵公子宠成了吉州城一霸,平日里抢男霸女的没少干坏事儿,不想到竟也有今日,看来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
  
      大家听了,都很不厚道的觉得十分解气,便也不再提他了。
  
      湛王露面了,众将领们纷纷过来敬酒,把自己对湛王的敬重和敬仰都体现在酒上了,淳于珟喝的伶仃大醉,被英站和罗城扶着回去了……
  
      回到王府时,看见一个穿着大红猩猩毡的少女正王府的门口徘徊呢,见到淳于珟的马车,少女撒腿跑了过来,不顾前面侍卫的拦截,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向马车喊道。
  
      “湛王,湛王殿下,臣女赵圆圆求见湛王殿下。”
  
      淳于珟正闭着眼睛在车中休息,听到外面的喊声,懒懒道,“怎了了?”
  
      罗城说,“是赵炳成的女儿,想要求见主子。”
  
      一听“赵丙臣”三个字,淳于素顿时心生反感,冷声道,“叫她滚。”
  
      罗城立刻上前,对赵圆圆道,“湛王有令,请赵姑娘速速离开!”
  
      赵圆圆摇着头,向马车哭道,“我不走,湛王殿下,求您饶了我们家吧,臣女知道我父亲做了您不喜欢的事儿,惹您不痛快了,可是他也是被逼无奈,情非得已啊,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一家子吧……”
  
      晌午她去看望哥哥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爹娘的对话,才知道哥哥这次坠马不是自己不小心,而是因为爹惹到了湛王,湛王故意收拾他们一家,据爹爹说,以湛王睚眦必报的性子,这事儿肯定还没完,湛王还会继续对付他们一家,必得叫他们一家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的方能罢休……
  
      把赵媛媛吓坏了,她可不想死,她还没成亲呢,还没活够呢!
  
      心神不定的回到闺房,思来想去,她决定到湛王这儿求情。
  
      按照她的想法,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儿家,只要梨花带雨的哭上一哭或求上一求,说不定湛王就能起怜香惜玉的心思,把他们一家给饶恕了呢。
  
      就算不饶恕,以湛王之尊,也不会难为她一个小女儿家,顶多是把她赶出来罢了,她也没啥损失。
  
      要是他肯饶恕的话,他们一家不就赚到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