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山里汉的小农妻 > 第74章 生不如死

第74章 生不如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天*小*说m.“英战,送她出去!”淳于珟面无表情的吩咐了一声。
  
  沈若梅正说得起劲儿,见王爷忽然要送她出去,十分不舍。不过她也知道,她的脸伤未愈,就是留下来也不会怎样,万一被他看见自己的伤疤反倒不美,还不如等她治好了伤再来找他也不迟。
  
  于是,依依不舍的看了淳于珟一眼,就跟着英战出去了。
  
  到了外面,沈若梅得意的看了隔壁的素芳园一眼,解恨的默念,沈若兰,你个小贱蹄子,等着瞧吧,你的好日子到头儿了!
  
  英战见她阴狠的看着隔壁,不觉在心中冷笑一声,这蠢货,蠢到这个地步也真是没谁了,竟敢跑到王爷跟前儿诽谤王爷心尖尖儿上的人,这下子她算是撞刀刃儿上了,只怕有生之年都得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中度过了......
  
  “快点儿!”他冷声低斥!
  
  “哎,是!”
  
  面对王爷的近侍,沈若梅还很是巴结,人家呼喝她她也不敢生气,还陪着笑配合人家小跑起来。
  
  不过,沈若梅这么傲的性子,可不是真的想巴结这个近侍,此时她的脸上虽然陪着笑,但是心中骂开了:哼,一个伺候人的下人而已,有啥了不起的?竟敢对我呼三喝四的,等着瞧吧,等我治好了脸得到了王爷的宠幸,一定狠狠的收拾你这个狗东西!
  
  两人一起穿过一条夹道,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去处,沈若梅看着这陌生的景致,觉察出不对劲儿来,“呃,这位官爷,我记得我进来时走的不是这条路。”
  
  英战懒得跟她磨叽,也不出声,只管哇往前走,沈若梅见人家不爱搭理她,不敢再废话,一溜烟的小跑着跟了上去。
  
  然,越走越偏僻!
  
  渐渐的,竞走到了一个荒废的院落里,沈若梅看着破破烂烂的小院儿,都不敢相信这是王府里的房子。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忍不住问道:“官爷,咱们咋还上这儿来了?”
  
  英战冷笑一声,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自然是来料理你!”
  
  说完,掌刀豁然劈下,正劈在沈若梅的颈子上,沈若梅来不及惊叫,更来不及逃跑,两眼一翻,就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听雨轩里
  
  淳于珟吃完小馄饨,罗城上来收拾,忍不住嘴欠道:“主子,那么个寒碜东西,交由属下们料理就好,何须您亲自见她,当真是污了您的眼睛和耳朵了!”
  
  淳于珟那这雪白的帕子擦着嘴,不紧不慢道:“其实,爷并没有想亲手料理她,本打算像上回一样找个人替爷料理她出气,毕竟兰儿重亲情,要是我杀了或废了那个腌臜东西,往后她跟她大爷和堂哥们就得有隔阂了,爷不愿她不痛快,本想看看那个腌臜东西到底有多恶心就打发出去让别人料理,结果她太过恶毒,爷一个没忍住,就自己料理了!”
  
  罗城道,“这也是她自己找死,沈姑娘那般帮衬他们家,使她家有了今天的好日子,可她非但不知道感激,还恩将仇报,这种人,当真死有余辜!”
  
  “死?爷怎么会让她死了?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淳于珟勾起唇角,唇边漾起一抹阴狠魅惑的笑意,“她既然想叫兰儿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爷就让她先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儿,也好叫她知道知道害人不成反害己是什么意思!”
  
  沈若梅是疼醒的,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冷冰冰的破庙里,四肢百骸都钻心的疼,疼得像被人抽筋扒皮、剜肉剔骨了似的。
  
  她忍不住扯着脖子嚎叫起来,杀猪似的。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跑进来,一脸的欣喜,“媳妇,你醒啦?”
  
  沈若梅看到那个脏兮兮的男人,脸黑的跟锅底似的,说话时还露出一口大黄牙,身上的味道更是刺鼻!
  
  “你滚开?谁是你媳妇?”
  
  沈若梅大叫着,就想伸手去推那个凑到自己跟前儿的男人,结果刚一抬胳膊,手臂处就传来一阵剔骨般的剧痛,而胳膊也根本就抬不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吓懵了,赶紧扭着脖子去看那只胳膊,却发现那只胳膊正被胡乱的绑在一根棍子上,手肘裸露在外面,已经肿的跟小腿一般粗细了!
  
  这是咋了啊?她怎么会在这里,她的胳膊是怎么了?
  
  沈若梅又痛又怕,想坐起来看个究竟。
  
  然而,刚想用另一只胳膊撑着坐起身,却发现另一只胳膊也被这样绑着呢,手肘处也肿的跟小腿似的。
  
  不光是胳膊这样,连两条腿都是这样的!
  
  沈若梅崩溃了,尖着嗓子大叫一声,又昏死过去!
  
  那个乞丐就蹲在她的身边儿,眼巴巴的看着她,见她昏过去了,急忙抱起她往火堆跟前凑了凑,就怕她给冻着了!
  
  这可是她媳妇,他活了四十多岁好容易捡到的媳妇,虽然脸给回了,四肢也被打断了,但好歹是个女人,还是年轻的女人,只要她那个地方能使,能天天让他日,就算她四肢都废了也没关系,废了正好,省得别人惦记她把她给拐跑了,这样就没人能惦记她了,她就是他自己的了。
  
  而且,她现在这个样子要饭时大家看着可怜,说不定还能多给点儿呢!
  
  这样想着,乞丐那张皱巴巴的鞋拔子脸上浮出了幸福的笑容,他起身走到火堆旁,从上面架着的破瓦罐儿里,小心翼翼的倒出一碗杂米粥,媳妇儿醒了,他这就把粥凉上,待会儿喂给媳妇喝,她一定会乐意喝的!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透了,沈若梅睁开眼,眼前依旧是那座破庙,只是庙里多出了好几个乞丐,男女老少都有,这些人都衣衫褴褛的,埋了巴汰的,有的在睡觉,有的在火堆旁对着火光抓虱子,还有的在嘀嘀咕咕的说话唠嗑。
  
  沈若梅看到这幅场景,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她尖着嗓子喊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哎呦,你醒啦?”
  
  看到她醒过来,一个守在火堆旁抓虱子的叫花子笑嘻嘻的向她问了一句,这个人没有双腿,也不知是天生的还是后天被人砍掉的,他披头散发,埋汰的像个粪堆似的,沈若梅一看见他,就恶心的想要吐!
  
  “刘赖子,你媳妇醒了!”那个没腿的叫花子喊了一声,连着两声喊叫,把睡在墙角的几个叫花子给吵醒了,有人不满的嘀咕起来,还有人翻了个身继续睡。
  
  刘赖子,也就是管沈若梅叫媳妇的那个叫花子提着裤子跑进来,一进来就埋怨说,“喊啥呀?我这泡尿还没拉完呢!”
  
  “你媳妇醒了!”没腿的叫花子道。
  
  刘赖子一听,急忙看过去,见沈若梅正直挺挺的躺在那里,惊恐地看着这里的一切呢。
  
  “嘿嘿,媳妇,你总算醒了,着都睡了好几天了,饿不饿啊?我给你熬粥吃啊?”早上那碗粥本来是给沈若梅留的,但是她迟迟不醒,就叫他自己给吃了,这会子见沈若梅醒来,便惦记着要给她弄吃的。
  
  沈若梅叫道,“滚开,你这个死叫花子,谁是你媳妇?再乱叫当心我爹娘把你告到官府去,叫你下大牢吃官司!”
  
  刘赖子显然是个老油条了,面对人民的威胁一点儿都不怕,他呲着大黄牙笑道,“你都跟我睡好几回了,说不定肚子里都有我的种了呢,还说不是我媳妇?”
  
  “你放屁,谁跟你睡了?”沈若梅尖声喊道。
  
  “咋没睡呢,就你昏过去的时候,咱俩至少在一块堆儿睡了十回,不信你问问他们?”刘赖子言之凿凿的说道。
  
  “对呀对呀,是睡了十来回了,我都亲眼看到的!”没腿的花子证实道。
  
  “嘿嘿,我还偷摸的睡过一回呢!”墙角里一个被吵醒的独眼儿秃子奸笑了一声,好像捡着了便宜很得意似的。
  
  “啥?你个死秃子吗,敢偷着睡我媳妇?看我不揍死你!”刘赖子听到独眼秃子说他偷睡了沈若梅,顿时急眼了,急赤白脸的就要去揍那个独眼秃子。
  
  没腿的花子一看,急忙劝和说:“赖子,干啥呢,别只为这点小事儿跟兄弟急眼,大伙多是多年的兄弟了,别为个女人伤了兄弟间的和气。”
  
  “就是,一个瘫女人而已,有啥了不起的。再说,也不光我一个人睡的,半截子也睡了呢!”独眼秃子指了指没腿的花子,出卖起朋友来毫无压力。
  
  “啥?半截子,你也睡我媳妇了?”刘赖子吼道。
  
  被称为半截子的花子不好意思的抹了把脸,对刘赖子说,“兄弟呀,别生气哈,你要是不乐意的话,往后我们不睡她了,都留给你一个人睡总行了吧......”
  
  可能说刘赖子平日里跟半截子关系挺好的,这会子听闻半截子也睡了沈若梅,竟没有要收拾他的意思,只是很气愤的说,“我说你个半截子,连腿都没有,咋还起这份儿心思呢?”
  
  半截子涎着脸,笑嘻嘻的说,“还不是看你见天没够儿的整,又摸又干的,我们看着眼馋啊,都是人,都长了那条惹祸的家伙事儿,既然有机会,就板不住想整一回过过瘾嘛!”
  
  “嗬呸”
  
  刘赖子对着半截子的脸上吐了口浓痰,骂道,“你个死半截子,倒是会钻空子,我跟你说,她可是我捡回来,是我媳妇,你们不能碰她!”
  
  “行行行,我们不碰了,保证不碰了,但是你往后睡她的时候背着我们点儿,你说你这边儿把裤子一脱就开干,我们在一边儿瞅着能受了吗?”半截子嬉皮笑脸的说道。
  
  “就是呀,要是实在没地方避开我们,你就把她那家伙事儿捂上,别让我们看着了,不然谁受得了啊?”秃子在一边抱怨。
  
  此刻,沈若梅都要疯了,她已然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
  
  在自己昏迷过去的几天里,被这些叫花子给轮了......
  
  “啊啊”
  
  沈若梅崩溃的大叫起来,恨不能一头撞死。
  
  然而,此刻对她来说,一头撞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儿,因为她根本就起不来,甚至连爬都不行。她的双臂和双腿都被人打断了,根本就动不了了,只能像个死人似的躺在那里,任人胡作非为。
  
  此刻,她也终于感受到了下面那冰冰凉和黏糊糊的感觉,还伴随着一阵阵的痛意,只是,这痛意并不强烈,被四肢断骨的痛意给盖过去罢了。
  
  被沈若梅这么一喊,庙里睡着的几个都醒了,大家纷纷指责沈若梅不该把他们吵醒,还有人叫刘赖子管管他的媳妇儿。
  
  刘赖子看到沈若梅已经崩溃,急忙蹲在她身边儿哄她,他伸着黑乎乎臭烘烘的爪子,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沈若梅的脑袋,像是要安抚她的情绪似的。
  
  然而,他一碰到自己,沈若梅就像躲避瘟疫似的拼命躲闪着,“滚开,你这个死叫花子,恶心死人了,别来恶心我,滚”
  
  刘赖子本来好心好意的想哄她,不叫她伤心,但是听到沈若梅肆无忌惮的侮辱和痛骂,也来了火气,霍地一下站起来,说,“你就作吧,往死里作,嫌弃我不是吗,那好,我不管你了,你爱咋地咋地吧!”
  
  说完,气冲冲的出去接着拉他的屎去了。
  
  半截子一看刘赖子走了,笑嘻嘻的对沈若梅说,“您别怕,他不管你了还有我呢,只要有我半截子在,就保证饿不死你!”
  
  沈若梅倒是希望自己就这么死了,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呢,可惜她动不了,想自杀都是一见奢侈的事儿了,她躺在地上望着破庙的天棚,直着脖子哭嚎着,知道哭得声嘶力竭,在没有一点儿力气,才疲惫的昏死过去......
  
  终于消停了!
  
  刘赖子听到她不再做了,就猴急的回到她身边儿,脱下她的裤子,也不管多少人儿在身边儿呢,就肆无忌惮的弄起来!
  
  这样的事儿他这些天没少干,大伙都已经司空见惯了。不是他不注重**,也不是他有暴露的怪癖。其实他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干,但是没办法,就这一间破庙,大伙儿都要在里面栖身,谁也不可能为了给他创造干活儿的条件躲到外面去吧,所以就只好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干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