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汉祚高门 > 1495 圣人万岁

1495 圣人万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群臣叩拜声中,皇帝行辇出现于府邸前庭,皇帝沈维周衮冕威重,端坐于行辇御床之上,神态庄重肃穆,皇冠垂旒之下,双眼灿若繁星,威光流转,令人不敢直视。
  
      而随着皇帝仪驾出现于群臣面前,万岁呼声更显浑厚。特别几名武臣视线余光扫见御辇上端坐的皇帝陛下膝上平置一剑,山呼声不免更是大噪,甚至就连周边拱从护驾的胜武禁卫将士们也都加入此中,一时间万岁呼声直冲九霄!
  
      君王佩剑,旧俗源远流长,远追先秦古时,更是贵族之中必须要搭配的饰器,无论是否精擅剑技,俱都以此为尚。而随着时势的推移,君王佩剑逐渐淡化为纯粹礼器,特别是后汉之世,屡有少君当国,此礼更不复存而代以璋玉器物。
  
      当然,在之后许多年间,多有强人僭制,不乏以此自标勇武,此风得以复炽。皇帝陛下今日佩剑并不足代表什么,但是迎跪最前方的几名武臣却敏锐发现今日皇帝陛下所佩剑器并非新制礼器,而是旧年佩剑,剑鞘痕迹斑斑,已经显得非常老旧,与那簇新衮冕更是形成鲜明对比。
  
      而之后皇帝陛下的举动,也证明了这些武臣的激动并非会错上意。
  
      行辇缓缓出府,停在群臣队伍前方,此际本该由礼官宣诏起驾,但皇帝陛下却抬手叫停,缓缓自御床上立起,手持佩剑横置胸前,面向群臣朗声道:“执我旧剑,召我旧部,胡患未消,国能安否?”
  
      “臣等尚堪勇战,朔风难凉热血!圣人兵锋所指,王师束甲待征!大梁受命,既寿永昌!万岁!万岁!”
  
      “万岁!万岁!”
  
      “受命于天,圣人万岁!”
  
      吼叫声此起彼伏,霎时间燃爆全城,洛阳八十一坊,坊坊声如雷鸣,天中震荡,大河浪涌!
  
      永嘉之祸,亘古未有,中国之主竟受控夷狄,虽然在漫长历史之中,此事并非孤立。但今人由此追古,这绝对是上古犬戎灭周以来诸夏神州最大耻辱,对今人之信心打击不可谓不大。
  
      大梁兴国,虽然摒弃前晋法统,但绝不意味着要将这一桩诸夏旧耻一并抹去。大梁皇帝身佩故剑登基履极,便是在向世道人众重申铲除此世胡祸之决心。新朝虽立,但胡祸仍存,远还未到坐享旧功的时刻,仍需厉兵秣马,警惕诸夷,乱我邦国者,唯示以剑!微时如此,至尊亦如此!
  
      神州沃土,诸夏桑梓!生长于斯,繁衍于斯,是苍天馈赠,是先民遗泽!夷狄丑类,祸我桑梓,乱我邦国,纵一时群众喑声,不久必有壮声复鸣!保家卫国者,唯戈唯甲,旧耻铭记,无复蹈此!
  
      诸夏雄声,再壮天中!在这全城山呼之中,新皇御驾缓缓驶向太极宫朱雀门,前方三千精骑威武开道,后方群臣肃穆而行,脚下这条长街,便是盛世坦途!
  
      卯时正刻,新皇御驾驶入朱雀门。内外鼓吹齐鸣,三响而定。御驾自朱雀门入,含元殿止,群臣三拜恭请新皇落车。
  
      新皇下车之后,自有礼官恭请登殿,殿上黄屋高擎,殿前鸾旗飘舞,新皇拾级而上,群臣步步景从,殿前而止,新皇独入。
  
      礼部大尚书卢谌上前一步,面向群臣再诵此前祭天请命之诏文,诏文诵毕之后,自有中官小心翼翼呈上传国玉玺,卢谌大礼拜承,之后膝行入殿,将玉玺两手托举于头顶,新皇面北而拜,面南而揖,同样伸出两手,郑重接过传国玺。
  
      “皇王受命,万岁!万岁!”
  
      群臣见此,再于殿前山呼万岁。新皇则两手托玺,三步一顿以示受命谨慎,一直行至大殿正中御床上徐徐落座,殿内钟磬鼓吹齐鸣,礼乐声止,礼官行至殿前,呼名赞拜,群臣鱼贯而入,正式叩拜大梁新君!
  
      这一日,洛阳自是天下瞩目之焦点,而端坐于太极宫含元殿御床上的大梁新君沈维周,自是天下的中心!
  
      冲幼立志,年少任劳,名动江左,功成淮南,天中创制,北伐杀胡!二十余载夙兴夜寐,不辱此身,不负此世!
  
      皇王受命,大梁新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