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才是贵女 > 第 43 章

第 4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佩佩积威已久,即便是此刻声音沙哑,半点力道都用不上却还是镇住了她们。辛夷和白薇红着眼睛退了出去,白薇年纪小,她迈出门前还紧紧的拽着白芷的袖子,“姐姐,姐姐……姑娘会没事儿的吧……我怕……”
  
      白芷一下拍到她头上,“平日里教你的都忘记了?怕什么,姑娘吉人自有天相,洪福齐天,当然会没事。还不出去打点事宜。”
  
      转过身来却也红了眼睛。她拿袖子抹了抹眼睛,便回到床前,给佩佩重新换了一条帕子,又转身去把窗户关好。到底都是年纪小,哪里有不怕的。只是怕的不是被传染,而是佩佩有个好歹。
  
      这番时疫却是极怪,佩佩一会儿念叨冷,便加了几床被子也不够,一会儿又喊热,她俩便齐齐的在边上打扇子。药也喂进去两碗,却丝毫不见气色,佩佩的嘴上都起了泡。
  
      她俩跟着佩佩长大,佩佩是怎样被捧在手下上长大的,从小到大半点苦也没吃过的。最严重的就是佩佩执意要学鞭子的时候,手因为挥鞭子练得多了红肿起来。此番见佩佩这个样子,便还是忍不住滚下泪来。白芷用帕子捂住嘴,水蓼却知晓她想说什么,太心疼了,宁愿是疼在自己身上,为什么偏偏是落在了姑娘身上。
  
      俩人正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外头的门猛地被推开,她们俩齐齐往外看去。却见推门的俨然是太子殿下。俩人一惊,连忙上前拦住,“太子殿下使不得,姑娘得的时疫会传染,还请太子殿下快出去吧。”
  
      沈攸宁哪里管这个,他皱着眉头,猛地把她们俩推开来到佩佩床前,见着佩佩面相已是铁青之色。他骇的倒抽了一口气,连连叫到,“陈太医快进来。”
  
      来者是一个极为年轻的太医,他虽面目清秀却还是太为年轻,便是两个婢女也在心底嘀咕,怎么不带着院正前来,竟只带了一个年轻的太医。
  
      那太医却极有两下子,上来看过脉就不避男女之嫌的亲自上针,扎了大概有十余针了,才见佩佩皱了皱眉头,略微清醒过来,那太医又把针都取了,到桌前去写药方。也不是他看一眼就知晓是什么症状,而是正巧这两天他奉命研究这个病例,才刚有成果就被太子殿下提到了武安侯府来。刚粗粗一看,这长宁县主果然娇媚非常,即便是病色掩满了整张脸却也不能遮住那倾城的面相。
  
      他到底年纪轻,心里嘀咕了两句,这样的美人儿怪不得太子殿下如何也要等她及笄了。他也见过那徐温怀,美则美矣,却仍旧差这县主远矣。如此就了不得了,还不知等她病好了睁眼是怎样一番惊魂夺魄呢。
  
      不过太子殿下也是,虽是美人重要,不顾自己的性命就不好了嘛。只是时疫还这样闯进来直直的守在床头,若是给那些个老腐朽知道,又是好一顿的编排。他和自己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便拿着药方出去寻了丫鬟,准备自己亲自去看着煎药。
  
      这厢沈攸宁坐在佩佩床头,见佩佩眉心蹙在一起缓缓的睁开眼睛便松了一口气,“怎么样?感觉如何?”
  
      佩佩嗓子被烧的干疼,她张了张口,边上的水蓼已经明白了去倒了水过来,沈攸宁接过亲自拿了小木匙喂她,她就着那小小的汤匙连连喝了好几口才缓过来,开口便道,“东君哥哥快出去,我这是时疫,会传染的。”
  
      她虽是这样说,语气里却少有撒娇和软糯。沈攸宁一听是心都化了,当下把她的手掏出来,放在唇边轻轻的碰了两下,“我不怕,我便在这里陪你。你怎么样?可是难受?”
  
      她不知怎么的,眼神恍恍惚惚,聚在他脸上,听他这样问,眼里几乎有看的分明的水光要落不落,半晌,她瘪着嘴说了一句,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嗯,难受。”
  
      沈攸宁听她这样说,当下是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他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又捧着她的手去亲了亲,“不怕,佩佩不要怕。等一会儿太医的药你喝了就不难受了。”
  
      这个时候佩佩倒是脆弱的像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了,她抽了抽鼻子,说话也不知是因为没有力气,还是想要撒娇,总之都是软软的,“可是我都迷迷糊糊的喝了好多了……”
  
      沈攸宁听的啼笑皆非,伸手去摸摸她的额头,“这个不一样,这个你喝了一定就好。”
  
      佩佩先前赶了所有人出去,连着赵氏也是。她虽是理智上知道她现在不应该靠近任何一个人,可是沈攸宁来了,他守在她的床前,柔柔的看着她,没有半分因着她得了时疫的惧怕神色。她整个人都软下来,眼里的水光终于落下来,吓得沈攸宁以为她又哪里不舒服了,忙上前去摸她的额头,又摸她的脸,一边叫着,“太医,太医在哪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