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才是贵女 > 第 54 章

第 5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攸宁一听,便皱了眉,正要抬声说点什么,却突然记起佩佩,便转头问她,“可是你的旧识?”他原本没注意,此时一看却发现了佩佩的不对劲的地方,她的笑有些僵硬,又有点说不出的味道来。他抬眉看她,“佩佩,怎么了?”
  
      她像是被惊了一下,“啊?哦,嗯……我的旧识。”她语气有些含糊,说着说着却突然好想雨过天晴一般原本的犹豫都不见了,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佩佩,“是我在江南时候认识的。却不想在京城能见着他。”
  
      她坐正着身子,微微向前倾,亲自打开帘子,语气带笑,“许久不见。江南一别,竟是如今又相见了。”
  
      俨然是当年的那个琴师。他宽袖白袍,身上只有一个玉佩做压袍,笑的云淡风轻的样子,“是,不知县主近来可好?”
  
      佩佩点头,“好。你如何会到京城来?”
  
      那琴师便道,“我本就无处所归,不过走到哪儿算哪儿罢了。”
  
      沈攸宁的脸色并不好,他自然是能够察觉到佩佩的不寻常的,他想开口问却也无处开口。幸而他们俩不过就这样说了两句就罢了,佩佩转过来与他说,“这原本是我在江南的时候隔壁那户人家的教琴先生,不过几面之缘罢了。”
  
      沈攸宁扯了扯唇角点头,“原来是这样。”内心却不知把江南的那群人凌迟了多少遍,这样重要的事儿居然半句话都不曾提到过。
  
      车又过了好几条街才停了下来。沈攸先下的马车,便伸了手去接佩佩,佩佩由着他接过,而后往前看去。
  
      停的地方是一座宅子,上书“镜花”两字。佩佩咦了一声,沈攸宁便笑道,“我便是想带你来这里的。这是我早些年置办的宅子,一直没有寻到机会来带你看看。”
  
      车夫便上前去敲门,片刻就有一白发老翁出来开了门,见着了沈攸宁连连鞠躬行礼,“东家,是您来了?”
  
      忙把大门打开,侧在一边等着他们先进去。沈攸宁仍旧牵着佩佩的手往前走,“这是许老。我托他帮忙看顾这个宅子。许老,这位便是长宁了。”
  
      “是,是……东家有用的到老头子的地方,那便是我的福分了。没什么托不托一说的。哦,这位便是女主子了。”他笑起来露出了不太整齐的黄牙,却莫名不叫人讨厌,“女主子第一次来吧,今儿老头子去捉两条鱼来,东家只管自己往里走吧。”
  
      沈攸宁笑着点头,与佩佩道,“这后院里头挖了池子,平日也养一些鱼,许老做鱼的手艺极好,那是宫里头的也少有比上的。”佩佩点头,见这里古朴的很,可一砖一瓦皆是精细非常,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拱门,便是这里的花园里的花草也比之御花园不逞多让。
  
      她问,“这园子你是什么时候置办的?看起来挺有意思的。”
  
      沈攸宁回道,“有个……大概三四年了吧。当初看这儿位子不错就想着买下来的,之后原本这里的宅子也是全都拆了重新建过。原本的意思是按着你喜欢的来建的,却也一直没能带你来看,也不知你喜欢不喜欢。”
  
      她们停在一片鹅卵石地面上,佩佩朝那屋顶看去,红色的砖瓦配着这带红的日光,显出一种气势来。她嗯了一声,“挺喜欢的。不过你自己置办宅子要我喜欢做什么。”
  
      沈攸宁啊了一声,“那自然是要你喜欢啊,你若是不喜欢我置办了做什么。”他指指脚下的地,道,“我啊,一有烦心事儿的时候呢,就挑些石头,然后有想不明白的事的时候,就过来铺地。却不想这么几年了竟然把这一道都铺好了。”
  
      佩佩朝地看了一会儿,果然是一开始到现在所站着的地方,从粗糙到整齐,他的的确确是花了心思的。他又道,“原本这个宅子就是想送给你的。才按着你的习惯来布置。你看看,哪里有不好的,再叫人改。”
  
      佩佩正要说点什么,原本离得有些远的水蓼却急急的走过来,表情难看极了,却因着扰到他们左右有些尴尬,“姑娘,咱们得回了。家里传来了话……有急事儿。”
  
      佩佩应了一声,见水蓼表情凝重便不耽误了,转过去和沈攸宁说,“东君哥哥,我得回了,家里定是有要紧事儿,不然不会叫我回去。看来这鱼得改天再吃了。”
  
      沈攸宁虽是有些遗憾,却还是只得点头,“嗯,你快去吧。”见佩佩的身影消失在拱门之外之后,便摔了手里的扇子,语气阴冷低沉,“把徐一给我叫来。”
  
      那徐一便是当初沈攸宁派去跟着佩佩前往江南的暗卫了。
  
      赵氏早已经去了颜老夫人的屋内,她断断续续的把陈太医的话都说了,捏着帕子便说,“姨母,她们算计的那可真是一个好啊。陈太医还于我说了,那上面的东西是洒了水就会散了出来的,到时候洒了个几天那里头的药就都化光了,咱们也不能知道些什么。可是佩佩,那毒就进了她的身子,若是没得发现,那时间一长,到时候……到时候。”她每每遇到这样的事儿总会不由自主的称呼颜老夫人为姨母。就好像还在娘家一样,这个姨母还是可以任由她撒娇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